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蘇靖] 有你足以 (天賜良緣番外)


*梅宗主(蘇師爺)x 七皇子設定,ABO插件有。
*時間是在正文完結之後,也可獨立閱讀XD
*文案寫完了然後等它自己羽化變正文中(說什麼夢話)



成親五年,雖然沒能實現兩年抱仨,看著大閨女粉嫩圓潤的小睡臉,還有抱著孩子一臉慈愛的看兵書的枕邊人,被卷宗淹沒的梅宗主頓時覺得自己還能再戰五百年。

而看在難得來訪的好友眼裡,就是另外一番風景了。

「你家二宗主不是都卸甲歸田了嗎,怎麼不換些其他對孩子教育更好的書來看看啊⋯」

藺晨邊說邊看了一眼坐在軟塌上的蕭景琰。

二宗主這個名稱是梅長蘇帶著蕭景琰回到廊州的第一天就吩咐的,當時所有的人包括黎綱在內,都想好了以後要改口叫殿下做宗主夫人,誰知道卻突然冒出了這麼一齣。

『宗主的意思是,以後盟內大小事,若您抽不出身,都能請示殿⋯二宗主嗎?』

甄平心思縝密,竟是眾人中最先反應過來的那一個。

梅長蘇讚賞的點點頭。

『景琰與我,如同一人。』他道,同時握住了一旁默默聽著的人的手,『對大家說些什麼吧。』

進入廊州地界連特色小吃都還沒嚐過就被甩了一鍋的蕭景琰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清了清喉嚨道:『我初到廊州,有些事情還不是太清楚,但是既然來了,就會盡我所能,希望各位也不要拘泥,有話直說便是,我自當虛心受教。』

他說完後還抱拳向著堂中所有舵主幹部致意,饒是當中即使原先仍有些意見的,此時也被蕭景琰如此坦蕩的態度所動,聲音也消下了許多。

『我等當以宗主和二宗主馬首是瞻,絕無二心!』

於是二宗主這個名稱就這麼定了,但是後來藺晨來了一聽,就說了一句『怎麼取了個這麼像山賊的二當家的稱呼啊梅長蘇你也太沒取名字的天份了』,蕭景琰從此之後就再也不讓人這麼叫他,眾人也就乾脆改口叫他七爺,以至於現在也就是偶爾開玩笑的時候敢提而已。


「廊州軍的守將前幾天來找景琰,說是要請他幫忙指點練兵。」

梅宗主唰唰唰的簽了幾張條子,回答得像是在閒聊天氣一樣。

「真不愧是大梁最能征善戰的元帥坤澤啊⋯」
「也不看看是誰家的。」
「你得瑟什麼,再好也是現在的陛下教的。」
「進了我的門自然都是我的。」
「欸我雖然穿過你們江左的大門但是這鍋我可不背啊。」
「你只有在被飛流丟出去的時候才會走大門,其他時間還不都是胖的從天上摔下來的。」
「沒良心的你說⋯」

「要吵出去,小雪還睡著呢。」

蕭景琰低沉的聲音傳來,於是書房裡霎時又恢復了平靜。

換了梅長蘇這麼說,藺晨是肯定不賣這個面子的,但是蕭景琰手裡抱著的是他的乾女兒,又掌握著他在江左的一切生活打點,說什麼也得低頭。

然而剛這麼想,頭一轉就看見了梅長蘇一臉自滿,他沒好氣的只能翻了個白眼。

說好的遙映人間冰雪樣的江左梅郎去哪裡了?



****


「藺晨呢?」

晚膳後,蕭景琰先給梅小雪洗了澡,再讓梅長蘇把孩子抱去擦乾頭髮,自己也順便沖去一身的暑氣。

當他到了梅長蘇早已遣人備好酒菜的假山涼亭時,卻意外的沒有瞧見總是愛黏著乾女兒的藺晨。

「去樂坊了,說是今天七夕,不想煞風景。」

梅長蘇笑著招呼他坐下,蕭景琰又想開口,梅長蘇便搶在他前頭說,「小雪讓乳娘抱去睡了,這麼晚了,總不能讓她和下午一樣鬧騰。」

「那這麼晚了,梅宗主要我前來,就不鬧騰了?」

不似於當初剛成親時總是被梅長蘇的伶牙俐齒牽制的團團轉,到了江左,蕭景琰見的事情比以前多了,性子雖然沒改,處事方式也變得圓融了些 。

「那要看七爺給不給我這個面子,讓我鬧騰一下了?」

—臉皮薄這點倒是一點也沒改。

念了一聲『不害臊』後,蕭景琰便在他身旁落了座,給自己和對方各倒了一杯酒後,他便執起杯子靠在鼻間聞了聞。

「秋月白?」

梅長蘇笑著點點頭,同樣也拿起了酒杯碰了一下蕭景琰的杯子。

「去年小雪出生時釀好的,我備了一些,一罈今天拆了封條,其他就留做小雪的女兒紅吧。」

民間有個不成文的習俗:若是家中有女孩出生,父母可將當年的酒備上幾罈,放至女兒出嫁時宴請賓客用,故這類酒又稱女兒紅。蕭景琰以前聽母親和霓凰聊天時談起過,卻沒想到梅長蘇竟然會想到這件事。

「你怎麼知道小雪是嫁出去、不是娶進來呢?」

蕭景琰有些好笑的道,梅小雪今年也才一歲多,到底會分化成什麼性別根本無從得知。

「都一樣,她可是我們的心肝寶貝,到了大囍那天,難道景琰就不想好好慶祝一番?」

「只要孩子開心,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蕭景琰笑了笑,低頭抿著酒杯,如黑幕般的深邃雙眼散發著做為爹親時的溫柔與寵溺,讓蕭景琰周身的氣氛也跟著柔和了起來。梅長蘇心頭一震,便情不自禁的過去吻他。

他何得何能,得此人與自己一生相伴。

「⋯再要個孩子吧,小雪也能有個伴。」

他靠在蕭景琰肩頭蹭了蹭,同時汲取著那股令人陶醉的曇花香味。

「⋯真是不害臊。」

蕭景琰撇過頭去,但梅長蘇在月光下瞧見了那緋紅一片的耳朵,笑著就把人抱進了懷中。

後來是不是有了孩子,沒有人敢打這個包票,但是看到隔天藺晨氣急敗壞的衝進書房又聽見他破口大喊的『你們就不能回房間再繼續嗎別帶壞我家小飛流』,便有默契的絕口不提那夜的荒唐。

至於臉皮一向挺薄的蕭七爺,聽到藺晨的話後又罰梅宗主幾天沒有太師糕和橘子可吃的事,就是後日談了。







*後記*

腐國昨天是七夕,就應個景發個甜餅小段子w
其他都還在進行中,有點卡了只好挖個新坑這樣(欸)

评论(5)
热度(43)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