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True love can not die. by Magnus Bane @S1E4
目前專注瑯琊榜蘇靖/靖蘇、闇影獵人Malec。

[蘇靖] Passenger 1-11

 
*818賀文,<strike>後續大概要等到920 XD(喂)</strike> 意料之中的又跳票了(哭)
*同名電影AU+ABO設定。除了場景之外跟原作完全沒關係(逃)
*小破車隨時有,不適者勿入。

 


*設定老梅出車禍失憶,被梅家收留2年後參加了太空移民計劃,在太空船上發現琰琰的睡眠艙,掙扎10年之後還是吵醒了(?)睡美人。
*時間軸:殊琰(19x21)→蘇靖(31x23)
*懶得寫其他人所以就讓他們私奔去宇宙,順便不害臊的談戀愛與曬恩愛(揍)


1.

『恭喜你醒過來,景琰。』

眼前的意識是朦朧的。
耳邊似乎有什麼聲音正在說話。

蕭景琰想舉手揉揉眼睛,卻無力的無法舉起。

『⋯因為你經歷了120年的冷凍睡眠,有些頭暈腦脹是正常的。在和其他乘客認識以前,我們先到你的客艙去吧。』

AI不間斷的聲音讓蕭景琰的神智漸漸清楚了些,於是他點點頭,隨著AI的指引,抵達了居住區中Golden Class的居所,領取了行李,換了一身藍白色調的簡單便服後,他又跟著AI的指引來到了廣場。

一路上AI不斷盡責的向他介紹整艘太空船的內部設施,船員和乘客有些什麼人,主要的像是船長是誰,到了移民地有什麼樣的安排等等,但是蕭景琰依然隱約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而他的預感,在到了廣場之後便得到了答案—

原本預期會看到的負責接待的太空船船員,此刻卻什麼人也沒有。

或許只是剛好在交班、又或者自己醒來的這個時間不對,蕭景琰在腦中不斷思考著所有的可能性,然後他試著出聲,對著空無一人的船艙大喊著:「有人在嗎?」

「⋯抱歉,只有我而已。」

那是一個溫和的聲音。蕭景琰轉過身,發現了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後的聲音來源。

「你⋯」

對方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微微一笑並朝著他走來。

「我是梅長蘇,和你一樣,是這艘Avalon的乘客。」

他朝著蕭景琰伸出手,一股淡淡的茶香同時飄來,雖然味道清香,但是對剛剛甦醒的蕭景琰來說仍是一種精神上的壓力。

蕭景琰向後退了一步,用著全身的意志力撐著才不至於在梅長蘇面前跪倒在地,他抬起頭,努力的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穩定的。

「⋯Alpha都是像你這樣對著初次見面的Omega施壓的嗎?」

—當然他也並沒有打算隱藏自己語氣中的怒氣。

梅長蘇愣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蕭景琰覺得適才的壓迫感消失了。

梅長蘇接著向他深深的一鞠躬致歉。

「對不起,我太久⋯沒有碰到別人了。」

「⋯你醒來多久了?」

梅長蘇的話讓蕭景琰不禁有些納悶,於是他什麼也沒想的就問出口,然而梅長蘇的那抹笑容卻讓蕭景琰感到十分的寂寞。

「到上個月,剛好整整十年。」


2.

根據梅長蘇的說法,他們至少還有77年才會到達移民地,但是提早醒來的他們,則只剩下在這段旅程中老死的命運。

「不可能,一定還有什麼別的方法!」

蕭景琰激動的拍了餐桌,起身衝了出去。

就像梅長蘇剛醒來的那段時間裡一樣,蕭景琰做了一切他所有想到能做的與該做的—

查閱冷凍睡眠艙的使用指南,向地球上的客服中心求助,甚至用盡一切物理性手段試圖進入駕駛艙,卻是一無所獲。

他氣餒的趴在餐桌上,一杯溫熱的咖啡隨即出現在他面前。

「喝杯熱的,會讓你鎮定一點。」

那股濃厚的茶香讓他不用抬頭也知道是梅長蘇,經過了幾天的相處,他也懶得再講對方這種毫無自覺的釋放信息素的行為。

「⋯蘇先生你居然可以就這樣過了十年⋯」

撐起身子,蕭景琰雙手握住冒著氤氳熱氣的瓷杯,頭依舊是低垂著的。

梅長蘇拉開了在他對面的椅子,打開了筆電坐下。

「也是沒辦法的事。」

他邊說,手指一邊快速的敲打著鍵盤。

「你是作家?」

蕭景琰的注意力被自己身好奇心轉移到了梅長蘇的電腦上,他探頭過去想要看看對方在寫些什麼,卻只看到黑不隆咚的螢幕上,一排又一排的字不停的換頁跑著。

「不,我是搞軟體工程的。」

梅長蘇頭也沒抬的笑著回答。

「哼⋯那你應該有試過打開控制室吧?」
「當然有。」
「然後呢?」
「如果我打得開的話,你還需要用電鋸跟鐵鎚去破壞那扇硬的要死的門嗎?」
「⋯⋯當我沒問。」

蕭景琰無力的垂下肩膀,坐回椅子上並捧起奶茶喝了一口,然後他驚訝的發現這和餐飲機提供的味道完全不一樣。

是他喜歡的,充滿了榛子香味的榛果拿鐵。

他想問梅長蘇為什麼知道他喜歡榛子味的點心,但是又把話咽了回去。

反正也得不到答案,不如不問。

蕭景琰有些煩躁把自己丟回了現實,煩惱著其實應該是更絕望的問題。

他的願望。


3.

當他決定報名這趟一去不回的旅程時,他便決定要紀錄一切關於新移民地的點點滴滴,出版一本開拓史實,代替他那再也回不來的初戀。

但是這個願望卻是再也無法實現了,因為他的時間將在這場77年的飛行中逐漸流失。握著杯子的手不由得顫抖了起來,幅度很小,甚至連蕭景琰自己都沒發覺—

梅長蘇的手卻突然覆上了他的手。

「別怕。」

那股即使習慣了仍覺得排斥的茶香,明明就變得比之前更加濃郁,蕭景琰卻像是忘了有這麼一回事的抬頭與那雙總是溫儒含笑的雙眸對望著。

最後是梅長蘇離開了這場凝視,他推開電腦,將另一隻手也覆上了蕭景琰的雙手,並將那雙骨節分明的美手高舉至自己唇邊。

蕭景琰知道這個場景。

就像是最為謙卑恭敬的教徒,對著自己的信仰化身獻上最誠摯的情意。

「一切都會好的。」

而他面前這名唯一的教徒低著聲音說,像是禱告又像是祝福。

明明認識不到幾天,但是蕭景琰卻沒有任何抵抗的想去相信他的話。

因為那雙桃花眼中的繾綣情意。


4.

一不能重啟冷凍睡眠,二又等不到主辦方的回覆,更不用說選項三的那些機組人員有什麼甦醒的痕跡,讓蕭景琰終於正式的放棄了回到正常旅程的想法。

而梅長蘇也變著法子,讓他不要太去在意這些事,於是他們一起挑戰了跳舞機,一起打了籃球,一起游泳。

他們也經常一起喝酒。

「這小子卯起來喝的時候簡直就是變了一個樣,嘖嘖,現在在你面前根本就是裝乖。」

酒吧的酒保藺晨一邊也給自己倒了一杯82年的波本一邊說。

「⋯人造人可以喝嗎?」
「我告訴你,不要小看本大爺⋯」
「不就是把酒倒進去再回收而已嗎?」
「梅長蘇你大爺的能不能跟你名字一樣有點人文氣息!浪漫一點,有點想像力行嗎!」

徹底的忽略了藺晨的咬牙切齒,梅長蘇笑吟吟的看向蕭景琰繼續說。

「藺晨其實是船長的人造人,長得跟他一模一樣就算了,就連個性都還徹底複製了。」
「編程不就是你嗎?!」
「我只有抓bug而已,誰知道你居然變成這樣,我還捨不得多一個人欺負我們家飛流勒。」
「欸沒良心你⋯」

「飛流是誰?」

蕭景琰突然的發言讓梅長蘇一時有些愣住,但很快的恢復笑容答道:

「是我養的貓,你想看看照片嗎。」

蕭景琰頓時覺得雙頰發燙。

「⋯我累了,先回去睡了。」

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的隨便應了一句,蕭景琰突然覺得全身發熱,呼吸也有些不穩,他覺得一定是太尷尬的關係,但是當他起身想要離開時,卻突然全身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把梅長蘇和自己都嚇了一跳。

梅長蘇蹲下身想要把蕭景琰扶起來,卻在接觸到蕭景琰的時候卻皺起了眉。

這是蕭景琰第一次看到梅長蘇的表情變得僵硬並且深沉,彷彿像是在忍耐著些什麼。

下一秒,他被梅長蘇橫抱了起來。

「藺晨,去把抑制劑拿到景琰房間來,要注射式的。」
「什麼⋯抑制劑⋯?」
「你的發情期到了,自己不知道嗎?」

蕭景琰的大腦逐漸變得昏沉,突如其來的情潮讓他只能喘著氣,本能的往離他最近的alpha身上靠去,扭動著身體,下意識的釋放著信息素,恨不得讓附近alpha都知道自己現在是一個渴望交合的omega。

梅長蘇已經不好看的臉色,此刻簡直堪比羅煞兇神,藺晨見狀只能搖搖頭並提議道:

「你就幫幫他,好過打那種會傷身體的針⋯」

「藺晨,記得多拿一支alpha專用的給我。」
「欸?你該不會⋯」

藺晨錯愕的看著梅長蘇,後者看了看懷中已經意識迷亂的人,露出一抹苦笑。

「一個抱著自己愛了一輩子的omega卻又無法出手的alpha,你說我又能怎麼樣呢?」


5.

梅長蘇抱著蕭景琰用著最快的速度衝回了居住區。

當他走到蕭景琰的房間門口時,他只消猶豫了一小會兒便從用蕭景琰的手環打開了門,然而在踏進房間的時候,他還是花了一些力氣讓自己的情緒不要有任何波動。

他小心翼翼的將懷中的蕭景琰放在床頭掛著一把大弓的雙人床上,並鬆開他一直抓著自己衣服的手。

已經幾乎徹底被情潮征服的蕭景琰正散發著濃厚的信息素。

梅長蘇對這個味道再熟悉不過。

是最高等級的蘇格蘭威士忌。

壓抑著alpha想要即刻征服眼前的omega的念頭,梅長蘇用著僅存的理性強迫自己盡快離開床邊,卻冷不妨的被明明蜷縮在床上的蕭景琰從背後抱住。

「⋯別走⋯」

Omega軟糯又帶著撒嬌的聲音無疑對alpha是最好的邀請,面對自己鍾愛的omega的梅長蘇自然不可能例外。

他迅速的轉過身,而就在他把蕭景琰再次緊擁入懷的時候,他聽見了蕭景琰在他耳邊意識不清的囈語。

「小殊⋯別走⋯別再⋯離開了⋯」

「⋯我不走了,我回來了,就在你身邊。」

梅長蘇一邊回答一邊笑著擁住了他,然而看在拿著抑制劑進來的藺晨眼裡,那種哭著笑出來的表情卻比死還痛苦。


6.

當蕭景琰恢復意識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躺在房間的床上。

他依舊覺得身體裡有一把火在燒,只是比起早先則是已經輕鬆許多,勉勉強強還能維持著清明的理智。

他撐起身子坐了起來,卻發現坐在自己床邊的梅長蘇,他嚇了一跳,卻沒想要躲開。

梅長蘇則像是沒有發現他的動靜似的,雙臂抱胸並垂著頭,像是睡著的樣子,這讓蕭景琰鬆了一口氣。

他知道梅長蘇喜歡他,但是卻從來不曾用alpha的優勢強迫過他,只是陪在他身邊,安安靜靜的。

如果不是他的信息素,蕭景琰有時候甚至會忘記梅長蘇是一個alpha,就像現在一樣,難得他在身邊也會有這樣沒有味道的時候,蕭景琰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下一秒他卻從自己剛才的想法聯想到了一個讓他驚訝的推論—

難道他是怕我會忘記他是個alpha,所以才總是釋放著濃厚的信息素嗎?

蕭景琰的腦海中出現的這個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的想法,同時卻也對自己的這個想法感到不解。

他看著梅長蘇,然後試探性的朝他靠了過去。

雖然還是有茶香,但是這濃度卻是不即兩人平時相處時的十分之一。

「梅長蘇⋯你到底⋯」

他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觸碰他。

「別怕⋯」

⋯他是在對誰說呢?

他開始想知道,為什麼梅長蘇面對自己總是如此溫柔,但是他的眼神卻變得越來越寂寞,甚至又有些遙遠?

他伸出手撫上他的唇角,輕輕貼了自己的唇。

我看不見你的夢,但是當你醒來的時候,我會在這裡看著你等著你,所以,做個好夢吧。


7.

梅長蘇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多了條毯子,床上的蕭景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看起了書,一臉專注。

稍稍動了動身子,梅長蘇將毯子折好,放到了蕭景琰床邊。

「謝謝你的毯子。」

「是我該說謝才對,沒注意到自己的發情期本來就是我不好。」

放下書,蕭景琰低頭朝梅長蘇謝道。

「沒事就好。」梅長蘇禮貌性的朝他笑一笑,站起身準備離去。

「我先走了,床頭那邊還有四支抑制劑,藺晨說早晚⋯」

「⋯長蘇,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梅長蘇並不知道蕭景琰為什麼會改口叫自己的名字,然而驚訝只在他臉上停了大約幾秒,然後他點點頭。

「你以前,是不是和誰分開過?」
「⋯怎麼這麼問?」

蕭景琰以為梅長蘇會反駁他,甚至告訴他這跟你無關之類的話,然而梅長蘇溫和的口氣卻讓他緊張了起來。

「你睡著的時候說了夢話,所以我⋯」
「你很在意?」

那有些笑意的聲音讓蕭景琰臉上莫名的燒了起來,他索性側過頭去不再回答。

梅長蘇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他走上前,伸手擁住他,並在那個紅得通透的臉頰上留下一個吻。

「已經沒事了,相信我。」

蕭景琰沒有回答,只是主動的伸手回抱著他,並小口的呼吸著在他身上帶著濃厚茶香的空氣。


8.

愛情是盲目的,而且總是來得突然又讓人措手不及。

蕭景琰並不清楚他什麼時候愛上這個人,只知道不知不覺中,他已經習慣了有他陪伴的時間。

—當然在大多數的時間裡,他其實是比較像是陪伴梅長蘇的那個。

就像現在一樣。

梅長蘇的專業是軟體工程師,而且是非常非常優秀的那種。

這點在上次他硬是入侵了太空衣的系統,把自己從不小心啟動維生裝置差點脫不下來的太空衣裡拉出來的時候,他就有了非常深刻的了解。

即使如此,有必要在兩個人獨處的時候還一直繼續這項作業嗎?

一雙本來就無聊到快睡著的鹿眼想著想著就瞇成了一條縫。

「⋯那個,很有趣嗎?」
「嗯?工作怎麼會有趣呢?」

舉起馬克杯喝了一口咖啡,梅長蘇盯著螢幕,一邊點擊滑鼠一邊漫不經心的回答蕭景琰的問題。

都離地球這麼遠了是誰能管你工作啊⋯蕭景琰在心中腹誹著,嘴裡卻很不爭氣的打了個哈欠。

「你如果累了就去睡一會兒吧,晚餐了我再叫你。」

像是催眠曲一樣的音調,好聽的男中音。

但是就是有什麼地方讓人覺得很不爽。

蕭景琰瞄了一眼看也沒看自己一眼的梅長蘇,雙手扶著桌子站起來。

其實梅長蘇也不是真的都沒有注意他的舉動,從眼角的餘光看見蕭景琰的身影從餐廳消失之後,他像是鬆了口氣,深呼吸之後又再次埋首開始作業。

他也不是故意要把蕭景琰一個人晾在一旁,只是這件事是他一定要完成的,為了他。

當蕭景琰知道真相的時候一定會生氣,還會和他冷戰,但是這些都無所謂。

只要他還能活著,如果他也還活著,讓他跪算盤跪洗衣板跳孔雀舞吃榛子酥都無所謂。

然而這些都只不過是『如果』而已。

他邊想邊苦笑著搖搖頭。

然而背上突然貼上來的一個的熱度讓他倏地停下動作。還毛絨絨的。


9.

「你⋯」
「我睡覺,你繼續做你的事吧,別管我。」

這樣是還能不能好好做事了?梅長蘇簡直哭笑不得。

「怎麼不在房裡睡,還包著毯子跑回來?」他乾脆將工作存了檔,闔上電腦,將蕭景琰抱進懷裡。

「⋯這裡有你。」蕭景琰往梅長蘇懷裡鑽了鑽,像是要把紅的發燙的耳根子都藏的讓人看不見一樣。

梅長蘇沒說話,只是扯開了蕭景琰裹的死緊的毯子,將想逃跑的人重新撈進懷中,並用毯子重新將兩個人包在一起。

蕭景琰突然有種週遭的空氣都變成了香醇的伯爵紅茶的感覺—剛入口時是微微的苦澀,泡的恰到好處之後便成了讓人上癮的好茶。

「這樣,就都是我了。」

梅長蘇笑著說,羞的都快腦充血的蕭景琰瞪了他一眼就乾脆閉上眼,來個眼不見為淨。

「一本正經的撩撥,梅先生真是好本事。」
「過獎過獎,蕭先生也不看看對象是誰。」

「如果今天醒來的人不是我,你也會是這麼說的吧。」

蕭景琰只是想要開個小玩笑,逗逗梅長蘇而已,但是他沒有想到梅長蘇居然怔著流下了淚。

「長、長蘇⋯你⋯我只是開玩笑⋯」

蕭景琰慌忙伸手胡亂的在他臉上擦拭著,然而梅長蘇卻只是緊緊的抱住他,將頭藏在他的胸口,那些蕭景琰還來不及拭去的淚水,染濕了淡粉色的襯衫。

蕭景琰第一次看見梅長蘇如此虛弱無助的樣子。

他其實可以再開個玩笑然後說『好了好了哭什麼啊我就是尋你開心的誰叫你都不理我』,但是他做不到。

他覺得如果這麼做了,梅長蘇大概就再也不會有任何展示自己真心的機會了。

於是他抱住了胸前那顆有著柔軟黑髮的頭,輕輕的開口。

「成為我的alpha吧,長蘇。」


10.

被梅長蘇壓倒在餐桌上的時候,天花板上鑲著的LED燈刺眼的讓蕭景琰忍不住閉上眼睛,雙手攀上梅長蘇的背。

梅長蘇在他面前總是冷靜又從容,比自己多了十年孤獨經驗的他總是溫柔的對待著他,小心翼翼的呵護著他,卻又自然而然地畫出了一條無法越過的界線。

例如標記。

他們在一起之後,蕭景琰的情潮又來過一次,但是梅長蘇也只是讓他紓緩之後便什麼都沒有再繼續下去,這讓蕭景琰十分的不解。

他雖然做為omega,卻沒有想過要依賴alpha柔柔弱弱的過一輩子,這一點在他那一座座的拳擊獎盃與空手道的證書、和他以不到30的年紀就在出版業做到了總編來說,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想到他能做到這個位子。

就像他不會知道自己還能有如此渴求一個人的時候。

他以為他的感情在二十歲那年,早已隨著電視上的熊熊烈火飛進了九重天,跟著再也不會回來的那個人一起永遠的離開。

如果林殊是他生命中的最美好,那麼梅長蘇或許就是他的命運,不完美卻無法捨棄,無法忽視不見,無法想像有一天失去的話,這副皮囊還能剩下些什麼。

下定決心的蕭景琰感受著梅長蘇在他身上落下的印記與快感,頭微微前頃,讓以像極了野獸般的姿態占有他卻又在過程中處處小心翼翼的人能夠更加輕易的觸碰到omega最脆弱的後頸。

然而濃醇的威士忌香味卻讓梅長蘇暫時的找回了理智,他試圖讓自己和懷中誘人的omega分開,蕭景琰卻不為所動,甚至摟住他的脖子,不讓他試圖離開。

梅長蘇輕輕嘆了一口氣。

「景琰,你想清楚了嗎?」

那聲音中,帶著太多的無言的嘆息。蕭景琰心頭劇烈的疼痛著,雙手亦愛憐的捧住梅長蘇的臉,讓兩人的額頭相貼。

「標記我,長蘇,把你的一切都給我。」

明明該是個纖弱的omega,氣勢卻比任何一個alpha更加強大。

而這就是蕭景琰,梅長蘇愛了一輩子的人。

梅長蘇笑了,他不再說話,只是迎面給了蕭景琰一個深深的親吻,並將他翻過身,不再忍耐的用力進入他,並朝著最深的柔軟不斷扣進。

蕭景琰大口的喘息著,雙手攀著餐桌桌緣支撐著愈發痠軟無力的下半身,下一秒他便被成坐姿抱進了梅長蘇的懷中,由下往上直達的快感讓他不由得忘我的喘息呻吟著,身下的人也被更加鼓舞的加重了動作。

在隱密的內室被衝破、alpha成結的同時,蕭景琰的腺體也被咬破,平時溫醇的伯爵紅茶此時卻充滿侵略性的大舉入侵,高傲又霸道的佔領了他的四肢百骸,omega沒有大聲的喊叫或掙扎,只是在他的alpha鬆開了自己的後頸時,主動側過頭去,像是讚賞般的給了他一個比剛才還要更加濃烈的吻。


11.

「長蘇,餐廳play很刺激吧?」
「⋯⋯」
「蕭景琰,被alpha在餐廳標記很有被吃乾抹淨的感覺吧?」
「⋯⋯」

用力的蓋上醫藥箱,藺晨沒好氣丟了幾包藥跟一支軟膏在梅長蘇的床頭櫃上,又拿了兩瓶水重重的一放。

「我說你們要做也沒關係,但是空調都故障了是就不能忍一下嗎!不然就回房間也行啊!反正又沒人看!結果你們兩位爺硬要搞什麼相互取暖的戲碼,是好萊塢的災難電影看太多了是不是!搞到一起感冒才能顯得有多情深意重嗎!有病!」

藺晨批哩啪啦的開罵,感冒症狀輕微但是喊得喉嚨沙啞的蕭景琰只好拉起被子矇住了頭,嚴重到扁桃腺發炎的梅長蘇只能飄開眼神假裝沒聽見。

然而藺晨還是注意到了那兩隻在棉被底下緊緊握在一起的手。

唯一的人造人很人性化的翻了個白眼,交代著『感冒沒好之前不許再鬧了』,便很沒眼的離開了蕭景琰的房間。

「標記⋯還痛嗎?」

梅長蘇撫上蕭景琰的後頸,輕輕的揉著。

蕭景琰搖搖頭。

Omega在被標記之後總有會有一些生理上的不適,腺體發炎發腫只是其中最輕的一種而已了。

「⋯我還是幫你上個藥吧?應該會舒服一些。」拿起藺晨留下的軟膏,梅長蘇有些擔心的看著蕭景琰說。

蕭景琰想了想,點點頭。

梅長蘇在指尖擠了一些,輕輕抹上蕭景琰後頸上腺體的位置,冰涼的觸感讓蕭景琰忍不住發出了舒服的嘆聲。

梅長蘇用拇指的指腹輕輕揉按著,蕭景琰閉上眼睛享受著被服侍的感覺,頭也靠上了梅長蘇的肩膀,幾乎就將整個人的重量的一半貼在了對方身上。

被標記之後的蕭景琰暫時還沒想到要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於是一片濃厚威士忌紅茶的香味撲鼻而來,讓梅長蘇的眼神瞬間變暗。

「景琰⋯我幫你後面也上個藥吧?上了會舒服很多的。」

腦子一片飄飄然的蕭景琰根本沒有注意聽梅長蘇的話,自然也沒發現他語氣中的弦外之音。

上了賊船的結果就是不能說走就走。


於是四個小時後想說回來看看兩個病人的藺晨氣得都笑出來了,訓了兩人快一個小時。




*後記*

好久沒燉菜了,手藝不精請大家見諒w
下次更新完結。

评论(6)
热度(77)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