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蘇靖]Passenger 1-11


*818賀文,<strike>後續大概要等到920 XD(喂)</strike> 意料之中的又跳票了(哭)
*同名電影AU+ABO設定。除了場景之外跟原作完全沒關係(逃)
*小破車隨時有,不適者勿入。



*設定老梅出車禍失憶,被梅家收留2年後參加了太空移民計劃,在太空船上發現琰琰的睡眠艙,掙扎10年之後還是吵醒了(?)睡美人。
*時間軸:殊琰(19x21)→蘇靖(31x23)
*懶得寫其他人所以就讓他們私奔去宇宙,順便不害臊的談戀愛與曬恩愛(揍)


1.

『恭喜你醒過來,景琰。』

眼前的意識是朦朧的。
耳邊似乎有什麼聲音正在說話。

蕭景琰想舉手揉揉眼睛,卻無力的無法舉起。

『⋯因為你經歷了120年的冷凍睡眠,有些頭暈腦脹是正常的。在和其他乘客認識以前,我們先到你的客艙去吧。』

AI不間斷的聲音讓蕭景琰的神智漸漸清楚了些,於是他點點頭,隨著AI的指引,抵達了居住區中Golden Class的居所,領取了行李,換了一身藍白色調的簡單便服後,他又跟著AI的指引來到了廣場。

一路上AI不斷盡責的向他介紹整艘太空船的內部設施,船員和乘客有些什麼人,主要的像是船長是誰,到了移民地有什麼樣的安排等等,但是蕭景琰依然隱約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而他的預感,在到了廣場之後便得到了答案—

原本預期會看到的負責接待的太空船船員,此刻卻什麼人也沒有。

或許只是剛好在交班、又或者自己醒來的這個時間不對,蕭景琰在腦中不斷思考著所有的可能性,然後他試著出聲,對著空無一人的船艙大喊著:「有人在嗎?」

「⋯抱歉,只有我而已。」

那是一個溫和的聲音。蕭景琰轉過身,發現了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後的聲音來源。

「你⋯」

對方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微微一笑並朝著他走來。

「我是梅長蘇,和你一樣,是這艘Avalon的乘客。」

他朝著蕭景琰伸出手,一股淡淡的茶香同時飄來,雖然味道清香,但是對剛剛甦醒的蕭景琰來說仍是一種精神上的壓力。

蕭景琰向後退了一步,用著全身的意志力撐著才不至於在梅長蘇面前跪倒在地,他抬起頭,努力的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穩定的。

「⋯Alpha都是像你這樣對著初次見面的Omega施壓的嗎?」

—當然他也並沒有打算隱藏自己語氣中的怒氣。

梅長蘇愣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蕭景琰覺得適才的壓迫感消失了。

梅長蘇接著向他深深的一鞠躬致歉。

「對不起,我太久⋯沒有碰到別人了。」

「⋯你醒來多久了?」

梅長蘇的話讓蕭景琰不禁有些納悶,於是他什麼也沒想的就問出口,然而梅長蘇的那抹笑容卻讓蕭景琰感到十分的寂寞。

「到上個月,剛好整整十年。」


2.

根據梅長蘇的說法,他們至少還有77年才會到達移民地,但是提早醒來的他們,則只剩下在這段旅程中老死的命運。

「不可能,一定還有什麼別的方法!」

蕭景琰激動的拍了餐桌,起身衝了出去。

就像梅長蘇剛醒來的那段時間裡一樣,蕭景琰做了一切他所有想到能做的與該做的—

查閱冷凍睡眠艙的使用指南,向地球上的客服中心求助,甚至用盡一切物理性手段試圖進入駕駛艙,卻是一無所獲。

他氣餒的趴在餐桌上,一杯溫熱的咖啡隨即出現在他面前。

「喝杯熱的,會讓你鎮定一點。」

那股濃厚的茶香讓他不用抬頭也知道是梅長蘇,經過了幾天的相處,他也懶得再講對方這種毫無自覺的釋放信息素的行為。

「⋯蘇先生你居然可以就這樣過了十年⋯」

撐起身子,蕭景琰雙手握住冒著氤氳熱氣的瓷杯,頭依舊是低垂著的。

梅長蘇拉開了在他對面的椅子,打開了筆電坐下。

「也是沒辦法的事。」

他邊說,手指一邊快速的敲打著鍵盤。

「你是作家?」

蕭景琰的注意力被自己身好奇心轉移到了梅長蘇的電腦上,他探頭過去想要看看對方在寫些什麼,卻只看到黑不隆咚的螢幕上,一排又一排的字不停的換頁跑著。

「不,我是搞軟體工程的。」

梅長蘇頭也沒抬的笑著回答。

「哼⋯那你應該有試過打開控制室吧?」
「當然有。」
「然後呢?」
「如果我打得開的話,你還需要用電鋸跟鐵鎚去破壞那扇硬的要死的門嗎?」
「⋯⋯當我沒問。」

蕭景琰無力的垂下肩膀,坐回椅子上並捧起奶茶喝了一口,然後他驚訝的發現這和餐飲機提供的味道完全不一樣。

是他喜歡的,充滿了榛子香味的榛果拿鐵。

他想問梅長蘇為什麼知道他喜歡榛子味的點心,但是又把話咽了回去。

反正也得不到答案,不如不問。

蕭景琰有些煩躁把自己丟回了現實,煩惱著其實應該是更絕望的問題。

他的願望。


3.

當他決定報名這趟一去不回的旅程時,他便決定要紀錄一切關於新移民地的點點滴滴,出版一本開拓史實,代替他那再也回不來的初戀。

但是這個願望卻是再也無法實現了,因為他的時間將在這場77年的飛行中逐漸流失。握著杯子的手不由得顫抖了起來,幅度很小,甚至連蕭景琰自己都沒發覺—

梅長蘇的手卻突然覆上了他的手。

「別怕。」

那股即使習慣了仍覺得排斥的茶香,明明就變得比之前更加濃郁,蕭景琰卻像是忘了有這麼一回事的抬頭與那雙總是溫儒含笑的雙眸對望著。

最後是梅長蘇離開了這場凝視,他推開電腦,將另一隻手也覆上了蕭景琰的雙手,並將那雙骨節分明的美手高舉至自己唇邊。

蕭景琰知道這個場景。

就像是最為謙卑恭敬的教徒,對著自己的信仰化身獻上最誠摯的情意。

「一切都會好的。」

而他面前這名唯一的教徒低著聲音說,像是禱告又像是祝福。

明明認識不到幾天,但是蕭景琰卻沒有任何抵抗的想去相信他的話。

因為那雙桃花眼中的繾綣情意。


4.

一不能重啟冷凍睡眠,二又等不到主辦方的回覆,更不用說選項三的那些機組人員有什麼甦醒的痕跡,讓蕭景琰終於正式的放棄了回到正常旅程的想法。

而梅長蘇也變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