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蘇靖]情竇初開9 (完)

*50點梗 @星潾 
*私設陛下還是單身,宗主靈魂出竅,OOC都算我的。
*江左遊園小車一台有,不適者慎入。


9.


後來的日子其實過的有點快。

蕭景琰從那天起就和梅長蘇住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因為梅長蘇的身子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療養,藺晨發誓他絕對會把這兩個十幾天前還彆扭著、現在卻自然秀恩愛的人趕回山下的廊州去。

但是也沒等到藺晨爆發,梅長蘇就飛鴿傳書給在總部的甄平和黎綱,讓他們上來瑯琊閣接自己和蕭景琰。

原本半信半疑的兩位分舵主,一上山看見了三年不見、如今氣色大好的宗主,當下痛哭失聲,立馬還傳了封信到藥王谷告訴衛錚這個好消息。

一陣驚天動地的騷動的結果,就是梅長蘇下山的時候,後頭跟著的是一群哭得不像樣的大老爺們,打著的還是他江左盟的旗號。站在山門口相送的藺晨十分不客氣的捧著肚子大笑。

「聽聞江左盟聲勢浩大,今日一見真是不同凡響,大開眼界。」

蕭景琰同樣忍著笑,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扶著額頭,一臉不想面對現實的梅長蘇。


車隊一路回到了廊州的總部,梅長蘇板著臉下車先交代了一些事情,包括誰再看到他就哭就罰一年的薪俸之後,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拉著蕭景琰往宅院裡頭走。

然後蕭景琰這才知道梅長蘇在金陵那兩年簡直就是簡樸的不得了—江左盟的總部,光是庭院就是兩個靖王府,整個宅院幾乎是半座山的大小。

他看了一眼梅長蘇。


「現在的國庫要是沒有江左盟的稅收,沈追和整個戶部估計馬上就會說要提頭來見朕了。」
「陛下放心,有我在,不會有那一天的。」

後頭跟上的黎綱和甄平互看了一眼,很識相的不出聲吐嘈。

於是蕭景琰便又在江左盟住了下來,每天和梅長蘇同進又同出,一刻也捨不得分開, 知道蕭景琰身份的人大都裝作沒看到的樣子,搞不清楚的也看得出來終於歸來的宗主有多重視眼前的人,自然也將兩人在一起的畫面當做日常一景,也就習慣了。



****



這天下午,列戰英突然來稟,說是蕭景琰前幾日聽聞廊州盛產一種十花釀,特地找了來,邀梅長蘇今晚一同賞月飲酒。

說起這十花釀,是取四季鮮花依時序置入甕中,於酒窖中存放十年,每次只能製作數罈,且熟成後需在十日內飲畢,否則香味漸散,與尋常酒水再無分別。梅長蘇以前身子不好不能飲酒,只能聽旁人說說解饞,如今雖也不能多喝,但是像十花釀這樣薄如果汁的酒液卻還能喝上幾杯。

如此動人的組合,平常的梅長蘇自然是二話不說就會答應,但是他卻有些遲疑了片刻之後才點點頭。

而直到列戰英離開到都看不見人影了,梅長蘇才長長的吁了一口氣,並從方才慌亂中隨手一塞的書堆中抽出一本相對較薄的,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無法注意到那泛黃封面上寫著的『房中術』三個字。

他們兩人現在除了白天有時會各有活動所以午膳不在一起之外,早晚都在一起用膳,更別提只不過是睡前喝個小酒、聊個天、說說情話,更別提什麼一起喝喝十花釀這樣的小事,根本無需特別邀約,然而這其中的緣由,梅長蘇又怎麼會不明白。

梅宗主無聲的嘆了口氣。



—事情要從兩人剛回到廊州總部那段開始說起。



終於表明心跡又歷經了一場無法說與旁人知的玄幻離別,不只是一向恬淡慣了的梅長蘇,即使當年曾經娶過王妃的蕭景琰也彷彿回到了兩人年少時的血氣方剛,一個手勢一個眉眼就足以讓兩人衝動起來。

在琅琊山時顧慮著梅長蘇的身子虛弱,兩人最多也就是和衣睡在一起,不敢造次;在回江左盟的路上,梅長蘇的身體是好點了,但是因著蕭景琰皇帝的身份,一路上兩人身邊的明衛暗衛在梅長蘇的授意下硬是增加了一倍,而就在終於能夠動手動腳的馬車裡,梅宗主才剛把手伸進陛下的衣服裡,飛流就突然從車頂倒吊著在窗外說『蘇哥哥!外面!猴子!』,要不是蕭景琰當時背對著他,車內有些昏暗而且飛流眼裡就只看著梅長蘇才根本沒注意兩個大哥哥當下尷尬的漲紅了的臉。

而『初戀總是美好的』這句話在琅琊公子榜榜首與天下第一大幫的江左梅郎身上更是適用非常。

那人是他暗自喜歡了幾乎一輩子的對象,除了理所當然的視若重寶,但凡只要那人開口,他立馬二話不說的把周圍諸國的國土與玉璽悉數奉上。

於是為了不讓他們第一次的經驗是最美好的第一次,梅長蘇幾乎就快把手上到處搜羅來的房事相關的書都要翻了個爛,用藺晨的話說白了,不過就是他自己慫,不敢下手執行而已。

他也不知道蕭景琰是從哪裡知道的他如此糾結的心思的,還是只是單純因為之前總是被打斷所以也心有不甘,最近突然頻頻對他示意,像是吃飯時踢踢他的小腿,洗完澡頭髮也沒綁的散著髮就坐到他旁邊挨著他一起看書,睡覺的時候甚至還故意在他耳朵旁邊呼氣,梅宗主只差那麼一點就要翻身將人壓倒了,卻還是優雅的親親主君的臉頰,任他一臉氣悶的背對自己睡去。

只不過到了隔天清晨,他卻發現自己是在蕭景琰的懷中醒來的,許是在他也睡去之後,那人顧慮著他素有寒疾,擔心他晚上睡相不好踢了被子,悄悄將他擁入懷中的。他聽著那強勁又讓他心生感動的鼓動聲,不由得又往他懷中蹭了蹭。

『⋯長蘇⋯別鬧⋯』

那聲音夾雜著鼻音又含糊不清,原本只是輕輕環住他脖子的手瞬地變成緊緊摟著他,又像是安撫般的在他頰邊親了一親,便又沉沉睡去,留下哭笑不得又對人愛憐不已的梅長蘇。

他的景琰一直都沒變過,一直是那個會和他相互欺負,卻也是彼此最強的依靠。
這樣的他,怎能不以這世間最美好的一切待之。


梅宗主想了想,便喚來黎綱甄平,悄悄的出了門,一直到遲了些傍晚用餐的時候才回到了宅院。



****



蕭景琰原本在看奏摺,見梅長蘇一路急急的進來,披風上還帶著些花瓣和葉片,想是擔心自己等久了就抄了庭園中的小路趕回來,笑著起身朝他走去,拍了拍他身上的『伴手禮』。

「先生別急,晚飯還是有給你留的。」

梅長蘇聞言只能摸摸鼻子笑笑,便先到裡間去換家常衣服了,等他再出來,蕭景琰早就坐在桌前等他了。

待兩人都落了座,隨侍的黎舵主向兩人點頭致意後便和同樣侍奉在旁的列戰英一起退了下去。梅長蘇見狀也明白蕭景琰確實是有話要和他說,便也不戳破,只是伸手替兩人的杯子斟滿了酒,並催促著蕭景琰起筷。

只是兩人彼此互有心事,這壺難得的十花釀就被當成了普通酒水,在一片沉默中被飲得只剩半壺。

能喝到自己嘴饞許久的佳釀自然高興,但是梅長蘇一心想著蕭景琰什麼時候會開口、自己又該怎麼回應想了個七七八八,一臉走神又不停的搓著衣袖的樣子,卻是惹的蕭景琰疑惑了起來。

「是江左盟有什麼棘手的事嗎?」

他突然開口,梅長蘇一時沒跟上,緩過神來趕緊搖搖頭。

「沒事,我只是在想事情。」

蕭景琰一聽,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想什麼讓你想的這麼入神?」

我在想你什麼時候會怎麼跟我表決心啊我的陛下,梅長蘇在心中腹誹著一邊道:

「一點小事而已,不用擔心。倒是陛下,就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從奪嫡那時起就沒少受過這人總是四兩撥千斤的把話題轉移的唬弄,只是他也好歹做了這麼多年的皇帝,對付這點小伎倆還是頗有心得的。於是蕭景琰暫時壓下自己不滿的情緒,看著梅長蘇的眼睛道:

「京裡來信,母后近日身體不甚爽快,我想明天就起程趕回去。」

「信上怎麼說?我看還是請晏大夫和你一起回去好了⋯」

梅長蘇一聽太后有恙就急了起來,一副就要出去喚人的樣子讓蕭景琰連忙將他壓回座位上。

「母后自己就是醫女出身,而且宮裡再怎麼說也有幾個靠得住的太醫,你就別折騰晏大夫他老人家了。」

蕭景琰好笑的看著一臉緊張的梅長蘇,而後者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一時著急就忘了⋯」

「關心則亂,不過待到你回去的時候,母親想必也早就好多了,到時你可別多話,免得她怪我大驚小怪。」

蕭景琰笑道,眼神中輕鬆的笑意一下子卻又黯淡了下來。

「只是朝中事多,我也實在必須⋯」

他垂下頭,梅長蘇心中雖也不捨,但還是覆上了那隻握緊了酒杯的手,點點頭道:

「我懂,不如說你能出來這麼久,也實在是難得⋯」





「所以今晚,我只想好好和你在一起。」




嗯?


梅長蘇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手就反被那人抓住。




「你不願意嗎?長蘇。」


這樣的問題,根本不會有第二個答案。

梅長蘇沒有回答,只是將那人拉向自己,用一個纏綿悱惻的吻代替回答。



<a href="https://shimo.im/7mE4ZZImgH0r0Chv" target="_blank">江左遊園小火車</a>





隔日早晨,列戰英早早的就和黎綱一起備好了回京的馬車,兩人正講著此去沿途要注意的事,遠遠的看見了梅長蘇和蕭景琰並肩走過來的身影,奇怪的是兩人似乎靠的比以前更進了,梅宗主的手似乎還緊緊的攬在陛下的⋯腰上???

黎舵主納悶,列大統領則十分識趣的將視線移開。



「此去一路小心,我已經交代了沿途分舵的兄弟暗中護衛,甄平也會幫忙照看一切的。」

將蕭景琰披風的領子又拉了高些,梅長蘇一邊道,隨後想了想又道:「真的不要我和你一起回去嗎?景琰我⋯」

「江左盟又不是沒事,你這宗主也不比我輕鬆,別鬧了。」

蕭景琰好笑的說,並伸手抱住他。


「我在金陵等你。」
「中秋以前一定回去。」


兩人又耳鬢廝磨了好一陣子,最後才在甄平硬著頭皮的提醒下分別,只是梅長蘇似乎仍嫌不夠丟人似的又在蕭景琰唇上吻了吻才依依不捨的放人離開。


待馬車緩緩離開江左盟的時候,蕭景琰忍不住掀開了簾子往回望去,梅長蘇的身影雖然越來越小,但是他用口形無聲的說著的那句話則讓蕭景琰又覺得臉上才褪下的紅熱又泛了起來。


「我愛你。」


蛻下了風流公子的梅長蘇基本上就只剩下那個霸道的林殊的本性,然後他又突然想到了昨晚自己似乎就連一句回應的話都還沒說。

下次該要好好告訴他的,蕭景琰想著,然後他想像了一下梅長蘇可能會有的反應與表情,就不由得加深了些唇角的笑容,催促著列戰英和甄平儘快趕路。


春光正好,而且來日方長。


(完)


*後記*

寫了一年多終於寫完了www
這篇其實不算是寫過最複雜的,但是卻是中間事情最多的(遠目)
但是還好沒有坑掉(抹汗)

不過好在這兩人也算有個圓滿的結局,我也終於可以回來開太空船跟讓老梅去騙親了(合掌)

那麼就先這樣,期待番外再見w

评论(8)
热度(25)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