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True love can not die. by Magnus Bane @S1E4
目前專注瑯琊榜蘇靖/靖蘇、闇影獵人Malec。

[蘇靖] Say you want me

*設定自Shadow Hunter電視劇,琰琰=闇影獵人,老梅=術師。我先自首這就是Malec的衍生沒錯(掩面)
*殊蘇不同人,琰琰的parabatai=少帥,Izzy役=郡主,吸血鬼首領=藺晨,其他太麻煩就省略(喂)
*轉世有。背景設定是老梅每一次都會去尋找琰琰的轉生,不一定成為戀人,但是每次他都會在離他最近的位置保護著他。這次的轉生距離上次超過了一百年,老梅以為再也找不到琰琰的時候,人就主動出現在他面前,然後大齡純情hunter就和臭名的warlock戀愛了(再掩)
*說了這麼多結果車還開不了也真是沒誰了(自重)
*無法接受巫師x獵人或以上設定的,煩請慎入或離開。附帶一提SH我還是站獵巫的(三掩)






金陵頂尖的巫師最近心情很不好。

有多不好呢?大概有需要宰個幾隻惡魔再到紐約或者倫敦狠狠花幾個億來的那麼不好,姓藺的吸血鬼首領如是轉述。

姑且不論巫師是否有必要出手替他們毫無任何相助義務的獵人幫忙處理日常業務的道理,對梅長蘇來說,最近三番兩次在親熱途中就被打斷,這種欲求不滿所累積起來的怨氣,就足夠他闖入每一個充滿打破和平協議的犯罪現場以掃蕩之名行洩忿之實了。

ー就像現在一樣。

梅大巫師帶著紳士的笑容陪著做為闇影獵人的男友走回Institute,體貼的替對方整了整凌亂的衣領,並用術法消除了對方的疲憊和自己在脖子上所留下的吻痕。

這是他們說好的,為了不讓對方在戰鬥中受到任何迷惑和危險。

「⋯長蘇,要不你還是進來等我吧,應該不會太久的。」

蕭景琰往前走了幾步又折了回來,拉著梅長蘇的手抱歉的道。

「不了,我回家等你。」

「⋯對不起,每次都失約。」

「沒事的,快去吧,注意安全。」

梅長蘇笑著揉了揉年輕戀人的頭,並目送著他被隊友接走。就在進去Institute前,蕭景琰又有些不安的望了他一眼,而他只是優雅的笑著對他揮揮手,然後看著他的戀人消失在那扇有著百年歷史的大門之中。

許是今晚的夜色美得讓他覺得被溫柔的有些噁心了,乾脆就又回到了酒吧,點上一杯double shot的Gin tonic,微辣又冰涼的酒精順著咽喉下滑,他覺得過癮的同時卻又覺得少了此刻應有的溫暖,來自他親愛的男友。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這時候他應該是在床上和
蕭景琰用行動訴說幸福,而不是一個人坐在這裡喝著悶酒,懷念著不久前還在耳鬢廝磨的戀人。

如果是半年前,他或許還能笑著對自己的clan說,別不小心的愛上了獵人啊,他們和我們相差太多了,如今他卻是陷的比任何人都深。

他笑了笑,仰頭乾了杯子裡的Gin tonic。

「我能請你喝一杯嗎?」一直在他身邊想和他搭訕的吸血鬼抓準了機會邀請道。

「不行,因為我要回家了。」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只覺得鬱悶的心情頓時消散了不少。

回家等人,原來也是這麼讓人期待的事。他想著,踏著月光走回公寓的腳步也輕快了許多。

而就在他哼著小曲兒掏出鑰匙開門的時候,有人突然從身後抱住了他。

是蕭景琰。

「你動作真快。」

對於愛人這樣的撒嬌早已習以為常的梅長蘇笑了笑,將明顯鬧了點小情緒的人攬至身側,開門將兩人都先帶進了屋裡,然後他拉著蕭景琰走到沙發上坐下,他將人又往自己身上帶了些,讓他可以更好的靠在自己身上。

他是十分享受他那強大又令人景仰的戀人這些所有令人喜愛的小動作的,這讓他總是能覺得被需要,被信賴,甚至被珍愛著。

「⋯本來以為是找到夏江的蹤跡了,結果不是,所以我就讓大家都待機了。」Head of Institute將臉埋在戀人頸邊,悶著聲音說。

「原來如此。」然後你就來找我了。想著這點的梅長蘇心裡有些甜絲絲的。他在蕭景琰額頭上安撫式的吻了一下,有些戀戀不捨的站起身。

「我幫你泡杯咖啡吧,美式還是濃縮?」

「我不需要咖啡,我想要的是你,長蘇。」

梅長蘇的右手被抓住,然後他就看著蕭景琰將他的手按到自己的胸口,一雙鹿眼靜靜的看著他。

「你不想繼續了嗎?」

他說,聽在梅長蘇耳裡卻像是惡魔誘惑的邀約一般。

這純情又漂亮的天使,說的話卻總是諷刺的讓人情不自禁。惡魔之子如是想著,並優雅的笑了笑,並欺身壓上了主動的人。

「我永遠都不可能會拒絕你的,親愛的。」






*後記*

雖然這設定很好吃但是自己寫就覺得好難🤣
所以小馬車就留到天賜吧哈哈XDDDD (flag?)

附帶一提為了SH最近認真的開始刷AO3,順便當復健(等等)
看看能不能看出心情來順便把以前買的英文小說都看一看這樣 (flag2?)
有一樣喜歡這對的小天使歡迎私訊交流喔!

评论(2)
热度(17)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