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反逆白黑]You are my faith 2 (重新編輯版)

※架空平行世界的騎士皇子設定,人魚公主故事背景。無法接受者請自主離開。

※部落格同步連載中。



2.


「哈…哈…哈…」


雙手撐著沙灘,疲勞累積到一個極限的魯魯修用力喘著氣,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原來沙子的觸感是怎樣又怎樣。


原本只是抱持著好奇的心態過去看看而已,但是就在他在珊瑚上發現了現在倒在自己身邊的男人的時候,發現男人的雙唇逐漸開始泛白,呼吸也沒有了。嚇了一大跳的魯魯修只好趕緊將男人扛起,以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將男人拖上岸。


其實就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會想這麼做。


稍作休息了一會,魯魯修再次打量起被自己救上岸的男人的長相。


男人的五官很端正,算是能夠很輕易的就擄獲女孩子的心的長相。身上的衣服也顯示出男人的身分並不是一般普通的人。


「軍官之類的吧…」魯魯修想著。


接著他探了探男人的呼吸,卻意外的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微弱的氣息已經停止了。


「喂!給我醒過來啊!想要讓我好不容易的努力白費掉嗎你這傢伙!」他用力的拍打著男人的臉龐,但是對方卻仍舊沒有絲毫反應。


然後魯魯修想起了以前曾經在書上看過的對於現在這種情況應該採取的對策。


「…要是這樣你還醒不來的話,那就準備變成真的浮屍吧。」對著仍然緊閉著雙眼的男人,魯魯修深吸了一口氣,將男人的下顎微微抬起,俯身覆上了男人的唇,接著又重複了同樣的動作好幾次。而在不知道第幾次的人工呼吸之下,男人的身子終於動了起來並翻身咳出了海水。


而魯魯修則只是將身子挪到了一旁,像是觀察一般的看著男人的動作。



「咳…咳咳…」以為自己應該沒有機會生還的朱雀雖然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沙灘上,但是這種跪趴在沙灘上被海水嗆到不停的咳嗽的感覺倒是十分明確的告訴他自己還活著的事實。


最後他鬆開領子,累的躺在沙灘上。


「結束了嗎?」


身旁一個陌生的聲音讓他反射性的轉過頭。而隨之映入眼底的,則是一名他不認識的黑髮青年。

只是能不能稱之為『青年』他並不是很清楚,因為眼前的他的下半身,有著的是取代雙腳的巨大魚尾。


「怎麼?沒見過人魚嗎?」像是察覺他視線中的想法似的,而魯魯修忍不住笑了起來。「放心吧,我不會吃人的。」


那抹艷麗的笑容讓朱雀忍不住看傻了眼。


眼前的青年有著一頭彷彿比黑夜還要深邃的黑色短髮,雙眼的顏色則像是稀有的紫水晶一般耀眼,而他的容貌則是能讓女性忌妒卻又為之瘋狂的俊美。


「…喂?你沒事吧?」好半天沒見到朱雀有什麼反應,魯魯修忍不住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而察覺到自己失態的朱雀則尷尬得趕緊坐起身與他平視。


「那個…是你救了我嗎?」

「嘛…大概吧。」

「『大概』?」


朱雀對於魯魯修的用詞感到十分疑惑。於是魯魯修伸手抓了抓頭髮,並解釋著。「如果你是說把你拖上岸這件事的話,那就是了。」


而魯魯修語氣中彆扭的不自在則讓朱雀忍不住笑出聲。


「有什麼好笑的啊!」

「抱、抱歉…」


這個人其實很不善長表達的吧…反應真可愛…這麼想著的朱雀不由得將頭轉向另一邊,然而他不斷顫抖的肩膀則讓魯魯修突然感到一股怒氣冒了起來。


「…既然你已經沒事的話那我要回去了。」

「回去?哪裡?」

「跟你沒有關係的地方。」


魯魯修語氣冷淡的回答著朱雀的問題。當他轉身準備回到海底的時候,一隻手卻被朱雀拉住。


「…請你放手可以嗎?」

「啊,抱歉,可是可以請你等一下嗎?」好不容易止住的笑意的朱雀臉上帶著不容拒絕的笑容,「我為剛才的無禮向你道歉。」


「…」這麼強硬的態度哪裡像是道歉啊…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掙脫那而有力的手腕的魯魯修只能忍著怒氣停下移動。


「讓你困擾了真的很對不起,但是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發現魯魯修已經沒有馬上離開的意思,朱雀便也笑著放開了他的手。


「…告訴你也沒有意義吧,反正我們是不會再見面的。」瞄了朱雀一眼,魯魯修根本就不想告訴他自己的名字。


「但是我覺得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面對魯魯修的冷淡,朱雀只是繼續笑著。


「…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不知道,第六感吧。」

「…完全沒有根據的自信嗎…」魯魯修無奈的嘆了口氣。

「所以告訴我吧,你的名字。」完全不理會魯魯修的不願意,朱雀仍舊十分堅持自己的問題。


「…要知道別人的名字之前,先把自己的名字報上來吧。」雖然是個自我主義的傢伙,不過告訴他名字似乎不是一件壞事。這麼想著的魯魯修不由得笑了起來。


「啊,說的也是。」贊同著的朱雀點點頭,「我是樞木朱雀,不列顛帝國的第七騎士。你呢?」


「…魯魯修。你只要知道這個就可以了。」抬眼望見遠方天邊已經逐漸升起的太陽,魯魯修再次朝著海邊移動。「太陽快出來了,我必須走了。」


「耶?人魚是不能曬到太陽的嗎?」


「…我已經出來太久了,再不回去會被罵的。」不過被罵的人不是他就是了。在心中悄悄的向利巴爾道歉的魯魯修正準備跳進海中,卻又被朱雀拉住。


「樞木朱雀!你到底…唔!」


來不及說出的話被朱雀突然吻住自己的舉動硬生截斷。


「這是謝禮喔,魯魯修。」朱雀笑著放開了魯魯修,並執起了他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下次再見吧。」


看著面紅耳赤的揮開自己離開的魯魯修的背影,朱雀忍不住抱著肚子笑了起來。



原來就是這個人啊。他一邊想著一邊毫無形象的仰天大笑。



评论
热度(8)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