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反逆白黑]You are my faith 4 (重新編輯版)

※架空平行世界的騎士皇子設定,人魚公主故事背景。無法接受者請自主離開。
※部落格同步連載中。


4.


在人魚國境內的西海,有著為全國民所忌諱的存在。 她的外號是「綠之魔女」,因為她有著一頭翠綠的長髮,而這在陰暗的海底是很少見的。

但是在魯魯修眼裡,只不過就是個任性妄為、自我主義的傢伙,附加上算是母親年輕時的親友的奇妙身分。

從以前到現在,只要是跟她有關的事,最後都沒什麼好下場的經驗也是魯魯修猶豫的原因之一。

但是放眼望去,目前也只有她能解決自己的問題了。



心中滿是不安和不甘的矛盾,魯魯修還是來到了魔女的家。

分析了許多種情況之後,直接了當的方式應該是對於自己的需求最有利的,就算有任何問題,他也已經準備好了37種不同的策略,還有18條相關的應對方法,即使是魔女也不可能跳脫這樣的精密計算。


「喂,魔女,把我變成人。」

於是他開門見山的說出自己到訪的目的。

「嗯,可以啊。」


但是得到的回應卻完全跳脫了他的想像。



「⋯妳剛剛說什麼?」

「我說可以。嘖,披薩果然還是只有必勝客的才夠味。」

「⋯C.C.,妳今天果然吃錯藥了吧。」

「你很煩喔,是怎樣,今天那個來了嗎?」

「我又不是女的!」


這是另一個魯魯修不喜歡見到C.C的原因。


小時候總是被她和母親兩人聯手捉弄,長大了以後只要在碰到C.C的場合,自己就會突然的出現這種暴走狀態,做為王位繼承人的立場可不能允許這樣的狀態一再發生,所以他盡可能的避免自己和對方在公開場合見面,不過也好在C.C幾乎不太會出現在大眾面前,所以魯魯修也很少需要煩惱這種事情。

只是像現在這樣只有兩個人面對面的情況,對他來說真的是很困擾。

「唉,難得我這次想說就別捉弄你了,沒想到你好像還是挺期待的嘛?」

C.C撥了撥那頭長到及腰的綠色長髮,一臉壞笑著看著魯魯修。

「⋯沒有人說過期待。」魯魯修頓了頓,「只是我以為妳會非要我把理由說出來不可。」

「啊啦,那你就主動告訴我好了。」

「⋯妳又套我的話了。」

「是主動提的人的問題喔。」


沒好氣地瞪了一眼C.C,魯魯修只好說出自己的目的。


「我有一個一定要再見一次的人類。」

「喔~這倒是新鮮了~」

「所以我要變成人類去找他。」



「那、見了面,你打算做什麼呢?」


「⋯不知道。」魯魯修咬咬下唇,聲音有些緊張的顫抖著。

「但是如果沒有辦法再見到他一次,我一定會後悔。」


「真是不像你啊⋯」C.C笑了下,「但是能看到你居然也有這麼一面,也是挺有趣的。」

「⋯囉唆,魔女。」


「看在瑪莉安娜的面子上,我就幫你這次吧。」C.C來到魯魯修面前,將一個裝著金色藥水的瓶子交給魯魯修。

「喝了這個,你就會如你所願的變成陸地上的人類。但是,這是有條件的。」

「是什麼?」

「做為變成人類的代價,你會失去自己的聲音。」

「⋯哈?」

「但是同時,你會得到一項叫做Geass的絕對服從的力量,而你的聲音也只有在你要下達命令的時候才會生效。」

「⋯這是什麼邏輯?」

「藥物副作用、這麼說你應該比較能理解吧。」


魯魯修忍不住皺起了眉。


「⋯這樣我很困擾。」


「所以剛剛我不是說了,會看在瑪莉安娜的份上幫你的嗎?」C.C邊說邊從另一個小盒子裡拿出一顆藥丸。

「這又是什麼?」

「嗯⋯吃了之後會讓你能夠和對方在腦袋裡對話的超能力的藥?」

「⋯你到底都是從哪裡弄來這些奇怪的東西的⋯」

「這種小事不要記較,小心禿頭啊。」


C.C笑著。 「那麼,魯魯修.蘭佩洛基,你考慮清楚了嗎?是否要和魔女訂下契約了呢?」


「在那之前,還有一件事我要先搞清楚。」魯魯修瞇起了雙眼。

「你所謂的契約裡,完全沒有一條是對你有任何好處的,為什麼你要幫我?」

「只是魔女的心血來潮而已。」C.C聳聳肩,露出一抹十分挑釁的笑容。「在我提供你這麼多有利條件之後,到底你能不能上演一齣讓我滿意的鬧劇,這難道不是一件有趣的事嗎?」

「⋯妳果然是個性格扭曲的魔女啊,C.C。」

「你這話真奇怪,魔女有正直的嗎?」


取代回答的是魯魯修不可一世的笑容,他向C.C伸出手。


「我就跟妳訂下契約吧,C.C,用妳那雙眼睛好好的看清楚我帶來的故事吧!」

「喔~這還真是令人期待啊。」


C.C.同樣帶有深意的笑著,並回握住那隻手。



「契約成立了。」



****



從那之後,已經三個月了嗎⋯⋯


將車子隨意的停靠在路邊,朱雀緩緩地抬頭望著天上的滿月。


只要是在許可的範圍裡,朱雀盡可能的自己開車往返於皇宮和住家之間。也不是想要表現出什麼親民或者簡樸的形象之類的理由,只是覺得自己的事盡可能的想要由自己來做而已。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像他所期望的一樣。


突然被派去支援EU戰線三個月,一開始只是因為塞希爾交待自己一定要需要想些快樂的事情來轉換連日來緊張殺伐的情緒,第一件想起的便是那個清晨時的羞赧笑容,和那像貓眼石般深邃的紫色雙瞳。


而一旦想起了就無法忘懷,想再見對方一面的想法幾乎就成了他在那片殺戮之中唯一還保有的自我。

是的,他渴望能再見那尾讓他牽掛的人魚一面。


但是只見過一面的人都不一定能再見到面了,更何況是生活在看不見邊際的大海裡的人魚。


回到不列顛之後,他不時的就會像今天一樣跑到相遇的這片海灘,想像著會不會突然就在岸邊發現被沖上岸然後等著被救援的魯魯修。

當然這再怎麼說都只不過是想像而已。


他搖搖頭,將視線投向岸邊時,野生的第六感讓他敏銳的瞇起眼睛,接著又有些不太敢相信的瞪大雙眼。


他從來沒有相信過奇蹟,即使從存活率只有百分之一的險惡戰場中生還,他也從不這麼認爲。

但是如果真的有所謂的奇蹟的話,眼前的人影或許真的可以這麼說吧。


他笑了笑,一直總覺得有些沈重的步伐也突然變得輕鬆許多。


「⋯這次,我絕對不會再放開你,魯魯修。」



****



這裡是⋯



魯魯修眨眨眼,有些恍惚的看著周圍的景色。

剛剛的那陣大浪雖說有些驚險,但是卻也準確的將他送到了岸邊。

而且還是他上次將樞木朱雀救起來的地方。


「⋯⋯」


喉嚨很乾,發不出聲音。他無聲的嘆了口氣。

喝了藥,尾巴確實變成了雙腳,而聲音也確實消失了。如果照C.C的說法,現在的自己應該是得到了能自保的能力,但是不能開口說話這件事對於找人可是沒什麼幫助的。更何況是他這種一看就是從外地來的,即使想要收集情報也不容易。


果然還是得先使用一次Geass確保據點嗎⋯⋯



「⋯那個,是⋯魯魯修嗎?」


從身後傳來一個聲音,而在岸上的世界裡唯一能叫出自己的名字的,在魯魯修的記憶裡只有一個人。

他很快的回過頭,果然看見了那個自己還在計劃中但不知何時才會找到的樞木朱雀,而對方看來也十分驚訝自己的出現。


「沒想到真的能碰到你⋯」


朱雀一邊走向魯魯修,一邊將那件寶藍色的披風解下,披在魯魯修身上,而在看到魯魯修那與他記憶中不符的雙腳時,他雖然是有些錯愕,但是仍維持著那抹禮貌性的微笑。


「那個…你還記得我嗎?」聲音有些遲疑的朱雀執起魯魯修的手,看著魯魯修的眼神中閃爍著的些許不確定感,而這並沒有讓雖然還有些混亂的魯魯修忽略。


於是魯魯修開始思考應該怎麼回答比較好。


自己沒有辦法說話,人魚使用的文字也不知道對方到底看不看得懂所以筆談本身也是個問題,話說回來自己現在也沒有那尾醒目的魚尾但是為什麼還是會被認出來,而且上次好像交談的時候用的是同一種語言的樣子,意思是說語言在溝通的角度上也不會有影響,那麼最後果然還是該怎麼表達讓對方知道了,但是突然之間就心靈感應應該會很奇怪吧,說到底為什麼要有這種半調子的設定啊魔女這傢伙跟本就靠不住⋯


看著魯魯修一臉為難的樣子,朱雀不由得苦笑。


「⋯果然是不記得了吧?」

『不是這樣的!樞木朱雀!』


「⋯⋯咦?」


朱雀的耳朵裡傳來的聲音讓他有些錯愕的看著魯魯修,他的動態視力是全不列顛軍人中最好的,所以他十分確定剛才魯魯修並沒有像一般人在說話時那樣變化嘴型,然而魯魯修一副似乎被自己嚇到的樣子,讓他忍不住大笑出聲並伸手抱住了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的魯魯修。


「真是的,你真的是太可愛了,魯魯修!」

『⋯可惡!放手!不要碰我!我才、才不認識⋯』

「不行,我才不會放開你。」


朱雀像是宣示般的回應讓魯魯修心裡莫名的產生了些許安心感,但是那讓人一直感覺不爽的爽朗笑聲卻又讓他彆扭的不願意承認。

他突然對自己決定上岸的這個選擇感到相當的不安,但是奇妙的是,他卻不覺得後悔。


總之,我們又見面了。


*後記*

雖然是有些隨便的讓皇子殿下被丟上岸(喂),但是重點應該還是趕快讓騎士樣帶回家www

评论
热度(12)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