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瑯琊靖蘇]君心似我心


*《愛著愛著就永遠》番外篇
*作者硬要自製小甜餅就只好劇透結局了(拖走)




就在梅長蘇終於死裡逃生的從北境回到瑯琊山,好不容易養好了身子下山回到廊州,又被當今陛下奉為客卿的接回金陵城之後,蘇宅上下無不鬆一口氣。

一是可以看到自家主子終於漸漸恢復往日精神,雖然搭著一個小飛流老是搞得他們雞飛狗跳,但終歸是個好結局,大家夥兒也就將就著忍耐。

二則是除了自家人之外,現在則又多了一個金陵主人幫管著老是不愛保養自己的江左盟宗主,最高興的莫過於黎綱和甄平兩位舵主。

當年少帥決心成立江左盟時,懷著滿腔熱血的兩個人除了打理盟裡上下大小事之外,還肩負著照料宗主的生活起居安排,其中最困難的莫過於宗主根本不把靜養當回事的這回事。

看著代替自己伸張正義之聲的皇帝陛下,黎綱簡直就是快在家裡替蕭景琰立起長生牌位般的感激,自然在態度上也是比較放鬆的,對於一些與梅長蘇相關的事情總的比較健談,相較之下,甄平則是還記著那年大雪中宗主冒死相諫的那一幕,雖不至於言語相惡,但是好果子倒是沒多多少。

於是事情的發生就在一個梅長蘇得了小風寒、在晏大夫氣的吹鬍子瞪眼的情況下好容易才乖乖吃了藥睡著時,明明就日理萬機卻三不五時要來巡房(?)一下的皇帝陛下批折子的時候發生的事。




「陛下請用茶。」

恭敬的將茶水放下,黎綱一如往常的欠身準備離開,卻突然被正在專心下批註的一國之君叫住。

「黎綱,你覺得小殊被我這樣強拉著又回到金陵,他⋯快樂嗎?」

前赤羽營十夫長很想問眼前的人是哪隻眼睛看到還是哪隻耳朵聽見他們家主子說他不開心了。每天不是要飛流飛進宮看看現在皇上好不好、就是聽言家公子跟蒙大將軍還有穆小王爺說些陛下朝臣跟坊間的八卦、不然就是收收遠方藥王谷少主的來信跟逗逗藺少閣主養的鴿子和附近的野貓,跟奪嫡那段日子比起來根本就很愜意的閑居生活,是怎樣可以被歸類為不快樂啊?!

「⋯屬下覺得,宗主現在這樣挺好的。」他清了清喉嚨,在一臉不知道在糾結些什麼的陛下面前正坐並認真的回答。

「嗯,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放下手上的奏摺和朱筆,當今天子的眉角有些下彎,「但是小殊每次看到我來都先要念一句『陛下常常來都不煩嗎』,所以我就擔心他是不是還在生我那時沒認出他來的氣⋯」

我這次一定要稟報宗主讓他給陛下改個綽號老這麼鑽牛角尖是到底要底下的人吐血吐幾升才甘願啊這蠢牛!依舊只能在心裡吶喊的黎綱此時真的很想趕快去處理他開溜丟給甄平的計算活,於是他側頭想了想。

「那麼陛下對於將宗主帶回金陵的事,可曾後悔?」
「當然沒有!我就是不想再和他分開了才⋯」

「那麼我想,宗主一定也是願意和陛下共進退,才會又回到這裡來的。」

黎綱笑了笑,拿起托盤。

「其實陛下大可將這些事說給宗主聽,相信宗主一定會給陛下一個滿意的回覆的。」

小倆口的事情還是就交給他們自己去解決吧,真的別再閃我們這種孤家寡人了。

理論上也是忙的不可開交的江左盟舵主站起身,隨意扯了一個盟裡還有事要處理失陪的理由就衝出了房間,留下一臉茫然的當今天子。

想當然爾這種半調子的回答怎麼可能打發得了威武聖明又愛鑽牛角尖的皇帝陛下,於是場景拉到了晚上梅宗主終於睡起並陪著陛下用膳兼聊天的時間上。

「景琰,你今天胃口不好嗎?」梅長蘇夾了一塊魚放在景琰碗裡,有些擔憂的看著一臉寫著我有心事的男朋友。「還是吉嬸今天做的都不是你喜歡吃的菜?」

「不是,你別多想。」扯了一個有點難看的微笑,蕭景琰總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那個說不出話的時候,心裡悶悶的。

解鈴當然還需繫鈴人,問題是現在蘇宅和靖王府的地道早就封起來了,所以根本就沒有鈴可以解了不是嗎,更何況那串鈴早就讓自己⋯

於是被譽為大梁歷代最賢明君主的梁靖帝就這麼被自己挑起的往日舊事刺了一窩子刀的重重伏倒在桌上,嚇壞了眼前明明得了風寒但是精神力滿分的梅宗主。

「景琰你到底怎麼了?!你等著,我這就去找晏大夫來!」

「別走,小殊。」

就在梅長蘇準備站起身時,景琰伸手拉住他的手,自己的頭貼著桌子,一臉憂鬱的看著他。而天資聰穎的梅大宗主見狀,心裡大約也猜得七八分,指不定又是什麼往尖裡鑽的心事了。

他嘆口氣,順著景琰拉著自己的方向又坐了下來,只是這次坐得更近了些。

「陛下這兩日是又做惡夢了嗎?」
「跟你說了不要這樣叫我⋯」

蕭景琰這人什麼都好,就是這個直得不會轉彎的性子讓他老是吃悶虧。朝事上幸好有言候和沈追等忠良幫他頂著就也不至太不可收拾,但是其他搞不定事情幾乎私下全都落到自己這裡來,連私下被收為義妹的皇后娘娘都笑著說要是沒有蘇先生,陛下的硬脾氣根本沒有人能勸得住。

梅長蘇無奈的笑了下。

「那景琰,你有什麼話是想對我說的嗎?」
「⋯如果我說了,你會回答嗎?」
「定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他邊回答比了個請的手勢。

「⋯」

景琰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他坐正身子,眼神認真的看著梅長蘇。

「小殊,我問你。」
「嗯?」
「你現在住在金陵,快樂嗎?」
「嗯⋯比起遠離是非中心的廊州,是有那麼一些些麻煩,不過也不至於討厭啊,畢竟我是這裡長大的嘛。」
「⋯那你⋯會懷念以前的日子嗎?」

梅長蘇眨眨眼,突然大笑了出來,這廂明明是認真提問的正主兒反倒臉色更沉了。

「這問題有這麼好笑嗎?」
「不不不⋯這問題沒什麼,只是我沒想到⋯」

他邊笑邊擦了擦眼角不小心滲出的淚,並抬頭對上了一臉怨懟的皇帝陛下的表情,心頭突然覺得暖暖的,就像一團小火球似的。

「你是擔心我在這裡,會不會經常緬懷過去而痛苦是嗎?」
「⋯你知道就好,有必要這麼笑嗎?」

「我是笑你真的是頭不開竅的大水牛。那些已經失去的,再也不會回來的這個道理我比你還清楚著。」

他的眼角仍還掛著笑,接著他將雙手貼上了景琰的雙頰,輕聲溫柔的繼續說著。

「比如你看,我這雙手,早就不是當年那個能挽大弓和降烈馬的林殊的手了。」

「小殊⋯」梅長蘇越是這麼平淡的態度,越是讓景琰疼到心坎最深處,他想要阻止他再說,卻見到那個人搖搖頭,示意要自己好好聽下去。

「這雙梅長蘇的手,就是一個瘦弱的文人的手而已,除了字繭之外什麼都沒有,細嫩的觸感讓我總覺得過去那幾年的戎馬生活和學藝練武可能才是一場黃梁舊夢,或許林殊從來就不曾⋯」

「小殊別說了,是我不好,居然問你這種蠢問題!」

景琰急急的打斷他,他知道失去武功對林殊來說就像是拔去他全身的驕傲一樣,那是他身為林燮之子、赤焰帥府公子、赤羽營少帥的象徵,雖說變成了梅長蘇是無可厚非的選擇,但是要說不惆悵那是不可能的。他伸手將那個單薄的身子拉進懷中,並緊緊環住他。

梅長蘇沒有掙扎,只是伸出手回抱住那個寬大的後背。

「讓我把話說完你再哭吧,不然要是哭兩次,到時候又怪我了。」
「我只是想,你要難受就別說了。」
「嗯,我知道。」他笑著回答。「可是我想你知道,現在的我最真實的心意。」
「⋯我聽著呢,你說吧。」

「被你這樣一攪和,我都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才好了⋯」敲了下當今天子的頭,他清了清喉嚨,想著該從哪裡接上。

「⋯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我已經習慣當梅長蘇的事嗎?」

蕭景琰點點頭。

「其實如果撇開翻案這個目的不談,梅長蘇的生活其實也蠻愜意的,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而且就是做了什麼壞事還有人頂著⋯」
「⋯江左盟的人真是辛苦了。」
「說那什麼話,我也是有在幫大家謀福利的好嗎?」

佯裝有些不太開心的梅宗主用手指戳戳抱著自己的皇帝陛下的臉頰。

「總而言之,我就覺得現在這樣很好。雖然沒有了武功,但是我還有這雙手跟這個比陛下聰慧的腦袋,應該足夠讓我在有限的時間裡陪著你了。」

將兩人的距離稍稍拉開一些,梅長蘇讓自己換了個姿勢,呈現一個幾乎是用全身的重量懶洋洋的躺在蕭景琰懷裡的模樣。

「蘇某這樣的回答,陛下可還滿意?」
「⋯只有一點,愛卿說錯了。」
「喔?願聞其詳。」

「我要的不是你陪著我,我想要的只是你好好的活著,就在我身邊。」

低頭親吻了梅長蘇的髮旋,雖不似從前那般總是充滿了讓人會心一笑的太陽氣息,但是這帶著微淡的藥草香的沉靜,是梅長蘇活著的證據。

失去了卻又失而復得,最初在蕭景琰還沒細細將那些線索都拼湊起來的時候,他總覺得有什麼是很熟悉的人事物不斷在自己眼前流轉著,但是他抓不準,因為那些往日痕跡全都一絲不苟的被抹去。

除了一個對自己的事總是漫不經心卻又處處掩飾的人之外。

那人的用心良苦一直到了母親親口證明時他才明瞭,除了氣自己怎麼沒有認出他來,更氣那個強勢的性子總是這樣不讓自己有說不的機會。

那麼同樣的,這次他也不會讓他有任何說不的理由和機會。

「長蘇,可以嗎?」
「⋯蕭景琰你上位以後怎麼就這麼肉麻了?」
「多虧先生教導有方。」
「至少在朝會議政的時候也表現一下吧⋯」

而且這種時候就叫梅長蘇的名字根本就很卑鄙,梅長蘇在心中小小的抱怨卻仍然覺得有些甜滋滋的,像是藕粉軟糕般的甜蜜。

「都跟你回來了,還能不依你嗎?」

他瞇起眼睛,到底是剛吃飽還是景琰的擁抱太溫暖,他已經沒有想要再去細細區分。

「小殊?」
「我有點乏,讓我這樣靠會兒,等等喝藥的時候再⋯」

結束語尾的是那平穩的鼻息聲。蕭景琰微笑著摟抱著梅長蘇,順手拉過一旁的狐裘,蓋在懷中人身上。

「睡吧,有我呢。」




沒過多久—

「黎綱,你說現在怎麼辦?」
「怎麼問我呢?問列大統領吧。」
「我管你們問誰,現在馬上把這兩小子給我叫起來!睡在這裡萬一風寒加重了我可不準!」
「不好!蘇哥哥睡著了!」
「飛流你別來添亂了!欸晏大夫您別這樣那可是皇上啊不能砸啊—」

一片亂哄哄的吵雜聲中,兩個終於尋回了失物的有情人正安穩的相互依偎著,似是那一輪圍繞著兩人的空氣與其他人不同似的隔離了兩人一樣,而兩人嘴角上不約而同噙著的微笑則像是在宣示兩人的連理的心情一樣。




從此但願君心似我心,兩情綿綿長相依。





*後記*

好吧結果寫的最歡樂的還是蘇宅眾人的小劇場www
可是感覺還是好開心>////////<

评论(3)
热度(36)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