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平浩/靖蘇]Excuse me, happy song?


*快樂頌趙啟平x大好時光袁浩,靖蘇前世今生設定,tag如果不適合請再通知我拿掉w
*完全沒看過快樂頌和大好時光而且只有片段腦補而已,所有拉郎和OOC都算我的。
*一塊為了療癒大腦洞都是刀的自嗨小甜餅♪(´ε` )






1.

身為一個歸國又是高級幹部的現代女性,安迪內心是十分火大的,原因來自於她的頂頭上司,噢還有一個看上去就想打的大醫生。

說火大其實大醫生也沒惹到她,但是現在坐在她對面訴說著他因為結婚恐懼症而受了多少苦的惡友則讓她覺得趙醫生你為什麼就醫不好他啊你跟譚總根本合夥的吧這倆貨!

「安迪,妳有在聽嗎?」
「有有有,就是你們公司那個姑娘整天纏著你都快把你給嚇傻了唄。」
「什麼嚇傻!誰被嚇傻了!」

你犯得著這麼激動嗎⋯安迪嘆了口氣,她現在真的很認真的覺得介紹袁浩去給趙啟平看看真的是個錯誤。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

某一天袁浩從樓梯上摔了下來,本來以為只是扭了一下,誰知道隔了兩天卻聽說連路都不能走了。他一臉可憐的在微信上發了張照片求解,好心的安迪剛好想起來室友曾經提過的骨科醫生似乎技術還不錯,就給袁浩發了消息。

但是明明是看骨科為什麼還可以搞到順便連精神方面的問題都一起看啊 excuse me?!

而且就算是這樣好了,我也只不過是介紹了一個醫生而已,為什麼就還要聽你在這裡抱怨趙醫生建議你多跟你們單位的姑娘們多交流結果害得你現在一天到晚收到一堆花痴妹的示愛短信啊!!

安迪內心很崩潰的吶喊著,但是她也只是按了按太陽穴,並適時的嘆息了一聲,止住了袁浩的話。

「安迪,妳頭痛嗎?」
「⋯⋯我只是想回單位做事了。」
「啊?今天不是星期六嗎?譚宗明居然還要妳加班?!太沒人性了!我去找他說去!」

袁浩你什麼都不要做了拜託你不是還要去複診嗎快去找趙醫生吧不然我也可以想辦法把你打得要叫救護車啊!!!



2.

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被安迪開車載到醫院門口的袁浩,只能征征的看著一個油門踩到底的法拉利迅速的消失在馬路那一端。

他只好看了下手錶,正好1點半,是他和趙啟平約了『複診』的時間。

其實他也覺得很奇怪,這個骨科醫生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就一臉驚訝的樣子,他一直以為是自己本來以為只是扭倒結果居然是骨折還搞得這麼嚴重才來看診讓醫生覺得很誇張,但是事後才從護士那裡聽說了那天的趙醫生確實有些反常。

一直以來不管對什麼人都是一臉和煦笑容的趙啟平,看著自己走進門的那一瞬間,先是驚訝,接著像是差點就要哭出來的樣子,但是那個表情出現的時間短到讓袁浩覺得自己搞不好是看到幻覺了也不一定。

然後趙啟平就恢復成了他平常的樣子—

「午安,袁先生,今天是哪裡不舒服呢?」

就像現在一樣。

推開辦公室的門,裡面只有一個趙啟平。袁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些緊張。

「怎麼今天你助手不在嗎?」

「今天下午也沒什麼事,我就讓她休假去了了。」趙啟平一邊回答袁浩的問題一邊招呼他坐下,「要喝點什麼嗎?」

「⋯都好,謝謝。」袁浩順著他的手的方向坐下,並看著趙啟平起身走出去。

等等,這好像哪裡不太對。

他倏地站起身,準備出去找人的時候,他要找的人就回來了。

「袁先生?怎麼了嗎?」

打開門就看見袁浩一臉錯愕的表情,趙啟平也有些懵。

「⋯我就想著你會不會要幫忙,哈哈⋯」
「喔,沒事,你坐著吧。」

於是平常呼風喚雨的袁浩只好一臉慫樣的乖乖坐回趙啟平招呼自己坐下的沙發上,看著他把剛剛買來的瓶裝茶放在桌上,再從櫃子裡拿出兩個馬克杯,倒好了茶,放到自己面前。

「不好意思,熱茶我泡得不好,所以今天只能招呼你這個了。」

趙啟平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袁浩搖搖頭要他別在意。

「這牌子的茶我也常喝,味道挺好。」

「是嗎?那就好。」趙啟平聽了之後笑了一下,「我想著袁先生應該是喝習慣了好茶的,就有點擔心拿這個出來好像有點不太好⋯」

「以前我也經常在外頭跑業務,隨便慣了,哪那麼嬌貴?」

袁浩忍不住笑了出來。

自從認識了趙啟平之後,相這樣兩人見面聊天閒話的時候,總讓袁浩覺得十分自在,還有些莫名懷念的熟悉感。

他總覺得他們好像認識了很久很久,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是在哪裡和是什麼時候。他總是很想問趙啟平,他是不是以前就知道自己,但是最後還是忍著沒有問出口。

他的預感告訴他,趙啟平是什麼都不會說的,即使他不一定知道。

這個總是掛著笑容的男人就跟披著羊皮的狼沒有兩樣,但是卻沒怎麼讓人感到害怕。袁浩捧著茶杯,默默的喝著,並在心裡偷偷的想著。

而趙啟平看著他的樣子,大致上也猜了個七七八八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袁先生這陣子有試著跟單位的女孩子們多些接觸嗎?」

—前言打折收回,這人是沒怎麼讓人害怕沒錯,但是這個開口就是正事的性子如果能改改就好了。

話說回來,骨科醫生沒事這麼關心自己的感情世界做什麼?最近有什麼報導說過人的情感問題會影響骨頭復原的嗎?可是我只不過是骨折也不是骨頭斷了的重大傷害啊這也會有影響嗎?

袁浩的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像著,然後他瞄了一眼趙啟平,對方一副認真等著他回答的樣子讓袁浩突然覺得有些生氣。

所以他決定不要回答趙啟平的問題。

「趙醫生對每個來看骨頭的病人都這麼在意人家的感情問題的嗎?」

然後他反丟了一個問題給才高八斗的大醫生。
袁浩覺得自己幹得真好。

趙啟平低頭想了想,「不會啊,那是病人的隱私嘛。」他很老實的回答。

「那你怎麼這麼關心我的恐婚症?」
「嗯⋯這個問題一定要回答嗎?」
「一定要。」

袁浩故意加重了語氣,天知道他現在看著這個高學歷高收入高顏值的大醫生在他眼前一臉困擾的樣子的時候內心有多少個歡呼聲。

可是他沒想到趙大醫生的回答居然這麼的震撼人心。

「—因為我喜歡你。」



3.

「哈哈哈!!!所以你就這麼慫的衝出了房間?!」

時間是下午五點,地點是上海外灘某個高級歐式酒吧的外面。

袁浩用力的把空啤酒杯放在桌上,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笑的沒心沒肺的譚宗明。

「去你大爺的!誰慫了!」

他真的一點都不慫,只不過趙啟平突然的告白震撼的讓他不小心把杯子裡的茶都倒到新買的Armani休閒褲上了。

「說真的,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當然是不理他啊,不然咧!」
「可是我看他好像對你很認真耶。」
「我看你是喝醉產生幻覺了吧?」
「那這個幻覺也太真實了吧?」

袁浩瞇起了眼睛,順著譚宗明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然後他又打翻了手上的飲料,這次遭殃的是Hugo boss,雖然不是新買的但是也很少穿,所以基本上跟新的沒兩樣。

—視線的那一段,真的只是很湊巧也到了同一間酒吧喝酒吃飯的趙啟平也錯愕的看著自己這邊,身邊還站了一個身材高挑、穿著一襲黑色低領小禮服的女人。

袁浩心裡突然冒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我要回去了。」

他話說完,在桌上丟了兩張鈔票就頭也不回的往大街上走去,譚宗明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身旁就衝過一個身影追了上去,他看著這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背影,只能搖搖頭。

以前是你瞞著他,現在卻要反過來嗎?

「美人兒就讓我來安慰,你們兩個冤家就早點搞定了彼此了吧。」

搖著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扇子,譚宗明站起身,帶著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走進了人群。



4.

「袁先生⋯袁浩!你等一下!」
「趙啟平!我警告你!你不要跟過來!」

外灘的觀光客一向很多,袁浩刻意選了一條人最多的路想要把自己藏在人群中,但是後面追上的趙啟平卻不知怎麼的一眼就認出了他,袁浩一回頭也看見了趙啟平,原本就腳程快的袁浩下意識的往前衝刺。

但是這很明顯的是個錯誤的選擇,尤其是在袁浩這種腳骨折才剛好、現在正是休養的時候,根本受不住激烈運動,於是就在跑過下一個十字路口的之後,袁浩的腳華麗的罷工了。

「⋯所以我才叫你等一下啊⋯」

終於追上來的趙啟平無奈的看著扶著腳蹲在牆角的袁浩,他同樣蹲下,摸了下袁浩發腫的腳踝。

「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
「什麼?」

「你後腳跟的骨頭裂了,所以我們要掛急診了。」

「啊?急診?!等等等等你幹嘛!」

還沒從趙啟平的話裡反應過來的袁浩,下一秒突然被騰空抱起,他嚇了一跳的抓緊了趙啟平的衣服,身子卻不敢亂動。

「帶你去急診啊。」趙啟平一臉正經的看著他,「這傷如果不好好醫,以後走路不僅會留下後遺症,老了還有可能風濕。」邊說邊舉手招呼了一台計程車。

「你不要嚇唬人了!你以為你是誰啊!」被塞進車子裡的袁浩很顯然的還沒從驚嚇中復原,而趙啟平沉默了一下,便給了他一個十分中肯的答案。

「專業的骨科醫生,而且還是你的主治醫師。」

如果有洞拜託把我就地埋了吧!!!袁浩內心十分用力的吶喊著。



5.

認真的女人最美,認真的男人最帥。

不知怎麼的,坐在病床上看著認真的看著自己的X光片的趙啟平,袁浩心中突然OS出這句話。

其實趙啟平條件真的很好,而且聽安迪說他好像有一個交往很久的女友,最近安迪的室友更是像跟蹤狂一樣的瘋狂追著他跑,兩個似乎都是美女來著。

會說似乎的原因是因為他並沒有真正看過這兩個人,大致上的情報大概都是聽安迪和譚宗明轉述,但是他覺得自己的想法應該不會有錯。

這麼好的人,喜歡上一個男人,值得嗎?

「袁浩?沒事吧?」

趙啟平將片子掛回了透光板上,再交代了今晚值班的實習醫生等等的處理措施,回頭就看到袁浩兩眼發愣,思緒放空的樣子,他走到他面前,伸手揮了揮,那雙漆黑的眼才又聚了焦,並將趙啟平的樣子映了進去。

「很疼嗎?」他邊說邊揉了揉袁浩的頭髮,然後他以為會被一手拍掉,可是袁浩沒有。

「剛剛打了止痛針,現在還好。」
「也是。」

趙啟平發現袁浩的聲音有點悶。如果不是因為腳痛的話,會是什麼呢?

趙大醫生心裡有點懵。

「那個,你就不說點什麼嗎?比方說問問你的腳怎麼樣了之類的。」

如果是平常的別的什麼人的話,他或許還能輕輕鬆鬆的就帶過這樣沉默的場面,但是現在在他眼前的人是他,沒由來的顧忌就多了些。

他看著安靜的袁浩,真的期待著他能說些什麼。

什麼都好。


於是袁浩開口了。

「這是你欠我的,快說。」他說,口氣有些不好,但是更多的是玩笑意味。

他本來是想要假裝生氣的,然而在他說出這句話的之後,趙啟平突然就開始流淚,並且直直的看著他。

那樣子明明看起來有些委屈,可是袁浩卻覺得那雙深邃的眼眸深處閃爍著一些他看不懂的情緒,像是喜悅又像是悲傷。

趙啟平這個人,真的很怪,但是不讓人討厭。

袁浩想著,伸手將還沒意識到自己正在流淚的趙啟平往自己的方向又拉近了一些,並發現他的手正微微的顫抖著,被自己碰觸的時候先是像要躲開似的閃了一下,隨即卻又很快的放鬆下來。

他總覺得自己這時應該要做些什麼才對,所以他在一個適當的角度上稍稍拉長了脖子—

他給了他一個蜻蜓點水似的親吻。



6.

X光片的結果最後交給了一直被晾在旁邊的值班醫生做說明。簡單來說就是這星期先用繃帶固定,但是不可以再跑跳,下個星期也還是得回來找趙醫生看看復原的狀況。

袁浩真心覺得最近自己肯定是腳的運氣特別不好,但是這些話他都壓在了心裡沒說出來。

此刻他正被趙啟平背在背上,往停車場走去。

當然袁浩也沒有質問對方為什麼不去借輪椅就好,因為這樣他才能將整張臉都埋在趙啟平肩膀上,不然這狼狽樣都被看光了還得了。

更何況趙啟平還一臉期待的要開車送他回家的樣子。

⋯等等,這樣算不算是引狼入室?

袁浩愣了三秒。

「我想我還是自己回家好了就不麻煩趙醫生了快放我下來—」
「欸等等袁浩你不要亂動啊!」



7.

經過了一番掙扎之後,袁浩最後還是上了趙啟平的車,而他一路上的戒備眼神讓趙啟平有些無言的嘆了口氣。

「我只是送你回家而已,你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誰叫你說你喜歡我。」
「⋯告白了並不代表我就一定會馬上對你做些什麼吧?」

在紅燈的路口停下,趙啟平見袁浩還是一臉懷疑,只好再反問道,「難道你很期待我做些什麼嗎?」

「你大爺的!誰期待了!」

這個表情比剛剛好多了。

一邊好整以暇的躲過迎面飛來的面紙盒,趙啟平再次催動油門向前行駛,袁浩則是撇頭望向車外,除了中間指示方向之外,兩個人都沒有再繼續交談,一路沉默的到了袁浩住的公寓樓下。

「我背你上去吧?」將車子熄了火,趙啟平也沒等袁浩同意或者反對,逕自下車走到副駕駛座那一側,開了門就蹲下背對著他。

袁浩嘟囔著這都還給不給人權了這是,依舊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移下車,趴上了趙啟平的背。

「⋯總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他很小聲的自言自語著,面向前面的趙啟平卻也沒聽漏。

「付出勞力還被嫌棄,我也太冤了。」笑著回應的同時就被狠狠在肩膀上咬了一口,趙啟平只哎了一聲繼續向前走。


袁浩的房間就在公寓的最上層,進了電梯後兩人依舊沉默,但是沒有人想要開口打破這份寧靜。

老實說會願意這麼乾脆的接受趙啟平的提議,除了袁浩很認份的接受了自己的腳真的是不好再硬撐之外,還有另一個就連袁浩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原因—

讓趙啟平背著的感覺,就和兩人聊天的感覺一樣的熟悉,就連那個寬闊的背脊的每一段骨節他都覺得似曾相似,彷彿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一個同樣也是這樣的人,總是這樣背著自己到處走,但是他就是想不起來他在哪裡碰到那個人。

他們明明就才認識不久,但是卻充滿了這麼多讓人懷念的感覺,說是巧合也太多了一點。

袁浩忍不住將頭貼上趙啟平的肩膀。

如果這段時間能夠持續下去的話,我是不是就能知道更多關於這種感覺的事?

抓著趙啟平衣服的手不由得又用了些力。

「你這樣,我會以為你是在捨不得我離開的。」前方傳來的趙啟平的聲音是笑著的,但是袁浩卻覺得他像是在壓抑著些什麼似的。


「如果我說是呢?」


同樣身為男人,袁浩很清楚這種行為就叫撩撥,也知道這樣的結果是什麼。

但是在趙啟平幾乎就是三步併作兩步的將他送進房之後,兩人隨即展開的熱烈擁吻讓袁浩終於知道了自己心中那份感覺的答案。


原來不過就是一曲唱的不太順口又走了幾個音的情歌罷了。



8.

他和一個男人上床了。

對象還是白天剛告白完、兩三個小時前自己才跟親友說過不理他的人,袁浩事後回想起這整個過程只能感嘆宇宙萬物的意志真的是無敵的。

但是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

「我說你,到底為什麼會喜歡我啊?」

瞇著眼睛趴在床上的袁浩,一邊享受著激烈運動後的按摩,一邊有一下沒一下的滑著微博看著這一群狐朋狗友的分享和動態。

「你不知道有個詞叫含蓄的嗎?」

從腰上按摩的動作的停頓的表現來看,袁浩知道趙啟平現在肯定是不好意思了,但是他就是覺得這樣逗他很有趣。

「都已經是一起滾過床單的關係了還需要那些彆彆扭扭的形式嗎?」

「⋯算了,我就是說不過你。」

拉了幾張衛生紙擦了擦手上的按摩油,趙啟平翻身躺在袁浩身邊,像是安撫小動物似的輕輕摸著袁浩的臉。

「我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一直不斷地夢到同一個人。」

趙啟平的手和袁浩的差不多大,大約也就是多了半個指節左右,卻比袁浩的骨節要來的分明,手上也有好幾個繭,和他這種整天待在辦公樓裡的很不一樣,但是袁浩卻很喜歡他的手,特別是在他碰觸自己的時候,於是他舒服的又瞇起了眼,將手機往床頭櫃上一丟,頭朝趙啟平又靠得更近了些。

「然後呢?」

「他總是對我笑著,那抹笑容很溫柔很溫暖,像是能融化這世上一切的不如意似的。」趙啟平笑了笑,「就和你一樣。」

「所以意思是什麼?我只是代替品嗎?」

袁浩這下子可不樂意了,他拍掉了趙啟平的手,翻身背對著他,順便把自己捲進被子裡。

趙啟平見狀,有些好笑的從背後連同一大團棉被一起抱著他。

「我話都還沒說完,你一個人生什麼悶氣啊?」
「還有什麼好說的。」
「浩⋯」

他親暱的湊到了他耳邊輕聲喚著,低沉的嗓音讓袁浩有種電流通過身子的酥麻感,但是他也不反抗也不回應,就只是不回頭看他,而那泛紅的耳根的則很不合作的出賣了他的想法。

「我覺得,在我夢裡出現的那個人就是你。」

「⋯趙啟平。」
「什麼事?」
「⋯你確定你腦子沒事嗎?」
「上個月的健康檢查報告說我身體是挺不錯的,我還有練肌肉呢。」
「健康檢查什麼時候會檢查腦子了你蒙我啊!」

「是啊我是蒙你啊。」趙啟平笑著探頭到袁浩頸邊落下一吻,「因為我覺得你怎麼就聽不懂我在說你是我的夢中情人呢?」

「⋯你原來是這麼肉麻的角色嗎?」
「這是個好問題。」

袁浩翻了個白眼,他差點就忘了趙啟平特會顧左右而言其他。

「不跟你說了,我要睡了。」

話才說完,不到三分鍾的時間袁浩就真的陷入了一個很深很深的睡眠,豪邁的打呼聲讓趙啟平只能無奈的笑一笑,幫他將身子翻正,自己也鑽進被子之後便將他往懷裡帶。

如果不是遇到袁浩,他也覺得自己或許是瘋了才會一直不斷的夢見同一個人,而且還總是會有一些不同的內容。

例如那個人會和他聊天。
例如那個人會和他說笑。
例如那個人會安慰他。
例如那個人會罵他。

例如那個人,會叫他「景琰」。

後來有好一陣子他都沒有在夢裡再出現過,趙啟平也覺得應該就這麼沒了,但是直到拖著腫的跟饅頭一樣大的腳踝的袁浩在他的診療室出現,他才驚覺原來這些都不是偶然。

當然袁浩什麼都不知道,而那些無意識的和那人完全相同的動作口吻卻又讓他不得不承認他應該就是那人的離奇事實。

還有很多沒有辦法說明或者釐清的,趙啟平不知道,袁浩也不知道,但是現在兩人能夠相擁而眠的事實,對他而言就夠了。

他愛憐的在熟睡的袁浩額際落下一個很輕很輕的吻。



「謝謝你回到我身邊,小殊。」



(完)


*後記*

完全沒有任何前因後果的腦洞(毆)

偶爾來個這種小白甜也是挺讓人身心愉快的w
不過本人已經詞窮了就讓當事人自由發揮吧哈哈XD

然後題外話是譚sir除了會變扇子之外還會變鴿子喔ψ(`∇´)ψ(亂講)

评论(5)
热度(52)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