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台誠/誠台]聽說是日常(暫定)

*正劇感情線無視,台誠/誠台無差,入內請注意。

*世界觀設定為同性可結婚。
*其實我最愛欺負的是大哥wwww (等等)


1.

時間是風光明媚的初春午餐飯後,阿誠一如以往的為每一個人準備了最適合的飲料:明鏡的是蘇州新到的桂花烏龍,明樓的是葉片軟嫩的碧螺春,明台的是則是加了新鮮牛奶的現磨咖啡,自己的也是咖啡,只不過和小少爺不同的是他不加奶。

難得大哥什麼吩咐都沒有,小少爺也老老實實的拿著本書坐在大姐身邊看著,阿誠也終於能夠偷閒把之前還沒有空畫完的油畫拿出來做個結尾。

—然而就這麼安份的話就不是明家小少爺明台了。

圓圓亮亮的桃花眼偷偷的將注意力從法文原本上轉移到了專注在帆布上的阿誠哥身上,仔仔細細的觀察著這個明明天天見面、卻很久沒有好好看過的人。

如果可以天天都這樣就好了⋯

聰明的明台想了想,然後他放下書,姿勢坐正的直直盯著阿誠,隔著一塊畫布。

即使沒有正眼對上那雙會電人的魅力雙眼,在這麼熱切的眼神關注之下還沒有感覺的話,阿誠也太對不起自己特工這身份。

畫筆沾了些藍色的顏料,輕輕的點在眼前的畫面上,阿誠頭也沒抬的出聲說道。

「明台,你是想用眼神把我的畫給看穿了是嗎?」

明台想了想,「如果我真的看穿了會怎麼樣?」

「斃了你。」
「咦咦咦咦咦?!」

阿誠哥你是這樣的角色嗎?!你的八面玲瓏去那裡了?!

明台吞了吞口水。

但是這樣的阿誠哥我也喜歡❤️

2.

「那我不看穿你的畫,可是你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這小子為什麼說得一副他還真能把這塊畫布看出個洞一樣⋯阿誠無聲的嘆了口氣。

「算我服了你了,說吧。」

「那⋯我問啦。」
「嗯,問吧。」
「⋯阿誠哥,我想我們還是去房間說吧。」
「為什麼?有什麼不能在大家面前說的嗎?」
「⋯那我真的要問啦,阿誠哥。」
「快點問,我等一下還要去廚房幫忙。」
「阿誠哥你就不能一天別想著工作嗎⋯」
「怎麼,這就是你要問的?」
「才不是!」
「那你快問!」
「⋯喔,那我真的問了啊⋯」
「你再不問我就不答了。」
「欸別,我問我問⋯」
「快問。」

明少爺有些無奈的清清喉嚨。

這下可不是他沒好好想過了,是阿誠哥逼他的。

「阿誠哥,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啊?」

於是當事人抓著畫筆的手突然停了下來。

而身為局外人、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大哥,則是很沒形象的把剛含在嘴裡的茶噴了出來。


3.

「明樓你做什麼呢!沒規矩,髒死了!」
「⋯大姐,這也不能怪我吧,明明就是明台剛剛⋯」
「怎麼,明台有說錯嗎?」

心歪的從來不矯正的明董事長瞪了明長官一眼。

「他們倆這事,早就該辦了。」

大姐妳也替我想想要是沒了秘書我還能這麼健康的坐在這兒看報紙讓你罵嗎所以我怎麼能讓這小傢伙把我的秘書拐走啊雖然我也覺得這兩個人也拖得夠久了整天都快把我閃瞎了!

明長官心裡苦,但是明長官不能說。


4.

「⋯大姐,您別急,再怎麼樣我們也總得問問阿誠的意思嘛,不是嗎?」

明樓訕笑著回答著明鏡,然後他轉過頭,看著兩個從剛才到現在一直保持沉默的弟弟。

明台的心思他再清楚不過了,從小他除了黏著大姐撒嬌,其餘時間幾乎就是跟在阿誠身後,打從青春期開始他看著阿誠的眼神就又多了一些無法言喻的眷戀,就算阿誠沒注意到,一直看顧著他們兩人的明樓和明鏡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個小弟心裡想的是什麼。

當初將阿誠接回來家裡住的時候,兩人確時也是這麼希望著阿誠和明台能有什麼進展,只不過阿誠一直什麼也都沒說,明樓和明鏡自然也不好多問,要不是今天明台提了,恐怕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機會問。

明樓在心中默默的長嘆了一口氣,正想開口提問,阿誠就先開口了。

「我不想跟你生孩子。」


5.

「耶耶耶為什麼?!孩子像你像我都會很可愛的啊—」
「拜託,我的小少爺,你還嫌我現在工作不夠多嗎?一個你就夠我操心的了。」
「那我生也可以啊!」
「⋯不,還是算了吧。」
「阿誠哥?!」

阿誠的聲音異常平靜的程度讓明台有些緊張的吞了口口水,並看著他站起身,走到自己面前。

「⋯孩子我生吧,但是你也要一起照顧。」
「好。」
「半夜餵奶你餵。」
「沒問題。」
「開始上學以後的接送你要負責。」
「當然。」
「孩子的生日要全家人一起參加。」
「一定。」
「每次任務都要安全的回來。」
「⋯⋯欸?」
「不要再去挑逗你的組員了。」
「我沒有⋯」
「也不要再被綁架了。」
「再也不會了。」
「⋯一直留在我身邊。」
「好。」

那雙在外面一直都是如此精明的眼此刻就只倒映著自己的身影,明台有些癡迷的凝視著,並深深的被那深黑的眸子吸往了最深處。

「那我們結婚吧。」
「好。」

這一瞬間,世界安靜的彷彿只剩彼此而已。




「真是太好了⋯明台終於要成家了⋯我也終於能對他媽媽有個交代了⋯」

明董事長欣慰的看著含情脈脈的凝視著彼此的弟弟們,一邊用手帕輕輕擦拭著因感動而留下的淚水。


6.

⋯只有我一個人在煩惱兩個男人怎麼生孩子這樣奇怪的事情嗎大姐你不要一臉這麼期待抱侄子的樣子啊—


一臉狀況外但或許是最狀況內的大哥明樓,頭疼的十分厲害卻已經默默決定放棄治療。



(一段終了?)



*後記*

噢好吧我真的只是想表達一下我被偽裝者閃死的現況v///////v
然後我想我真的濾鏡超厚,所以好同情一開始就被閃到最後一集的大哥www
不過在哪裡都被閃,如果是我早就逃了XDDDDDD

總之開心的開了第一坑的偽裝者w 腦洞已多到無法根治啦XDDDDDDD

评论(3)
热度(28)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