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蘇靖]情竇初開 3


 
*50點梗 @星凌
*私設陛下還是單身,宗主靈魂出竅,OOC算我的。


3.


後來曾經有人問梅長蘇那時是怎麼找到蕭景琰的,他回答說他是從一個長長的沉睡中醒來的,醒來之後就發現自己出現在養居殿中,在熟睡著的蕭景琰的枕邊。

 

那你沒想過要躲起來嗎?

 

梅宗主低頭沉思了會。

 

他在我看見他的時候就睜眼看見我了,所以我根本來不及躲,而且他轉頭又睡著了,那我躲或不躲還有什麼區別呢?

 

 

時間回到現在,梅長蘇倒是真的很想知道該怎麼讓蕭景琰暫時不能看見他。

 

—至少在自己恢復原狀之前。


 

事情的開端是四天前蕭景琰突然吻住自己這回事開始的。

 

對梅長蘇來說,他當時在發現自己會不自覺得吸取蕭景琰的精氣的時候是十分難過的,甚至痛苦到想要直接魂飛魄散,但是蕭景琰吻了他,而且是一個很深很深的吻。

 

在那一刻,他終於回想起蕭景琰曾經成過親的這回事。

 

然而這不重要,關鍵的是,當蕭景琰終於結束了這一個有點漫長的吻之後,梅長蘇心裡是很震驚的。

 

『⋯景琰,你知道你剛才做了什麼嗎?』

 

他看著一臉平靜又有點滿足的蕭景琰,唇際還沾著點剛剛和自己的唾沫交融時所牽出的水絲,煽情又誘人的模樣讓他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我知道。』

 

蕭景琰回答,眼神中沒有一絲猶豫,梅長蘇心中一個激動,想要伸手抱住他,還來不及張開手,蕭景琰說了有些慢半拍的下半句—

 

『過氣給你啊,這樣應該比較有效吧。』

 

於是可以算得上在江湖上也是號呼風喚雨的梅大宗主,內心明明十分崩潰卻又必須故作鎮定。

 

『⋯我想也是。』

 

 

接下來的發展大致上就是藺晨和飛流時常上演的追逐秀了,只不過是人鬼版的。


「小殊你快從樑上下來,我們已經耗了半個時辰了!」

「那你就別管我,快去批你的摺子啊!」

「我不趕快把這口氣渡給你我怎麼去批啊!」

「不要把這件事說的像是吃藥一樣!」

 

梅長蘇屁股就像黏在懸樑上一樣,任憑蕭景琰喊乾了喉嚨他也不願意接近他,就怕他再來一次以口渡氣這樣危險的事。

 

所謂的危險大致上可分為兩個層面來說,一個是蕭景琰的身體,這種一次渡過大量人氣的行為對梅長蘇來說當然是很有效,但是對蕭景琰的身體來說卻是極大的負擔。

蕭景琰雖然是尊貴的皇族,但從他懂事開始走的是再純正不過的武將路線這點上也是足以證明一兩口人氣確實也沒什麼,但是對梅長蘇來說在心裡上的壓力與打擊卻是很大的。

 

而第二個層面的危險指的也是梅長蘇長期壓抑的情感,差點就要被蕭景琰一個簡單的動作所點燃的導火線引爆。

 

早知道死了還要先來這麼一齣,當初就應該要讓自己好好活著回來金陵。

 

梅宗主飄在空中撐著下巴看著一臉不開心的回到座位批起奏摺的皇帝陛下,真心的覺得很頭痛。

 

他對蕭景琰的心思一直都不是只是單純的兄弟之情,當然這些也包含在內,但是還有著更深一層的獨佔慾。

 

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去敘述這份感情的話,那或許就是一見鐘情。

 

在他還是林殊的時候,他曾經不過一次的聽過府裡的下人和街坊鄰居說自己是現下金陵城中最明亮耀眼的一顆星,他總會在心裡不屑一笑。

在他眼裡,總是比所有人都還要努力的蕭景琰,才是最讓人離不開目光的璀璨美玉。

 

但是在蕭景琰心裡,應該真的只是將他當成了兄弟也不一定。

梅宗主有些心累的嘆了口氣。

 

當藺晨跟著列戰英直接進到養居殿時,看到的便是一人一鬼各有所思的樣子,他先是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角度下翻了個白眼,腹誹著這倆貨還讓不讓人省點心省點力了。


他接著跨步上前,朝蕭景琰行了個禮。

 

「草民參見陛下。」

「藺閣主不必多禮,請坐。」

 

聞聲蕭景琰馬上放下手中批到一半的摺子,示意藺晨上座並交代內侍送上茶水。

 

「藺閣主這次來,是否是已經有了如何讓小殊復原的眉目?」

 

待內侍和列戰英都退到門外之後,蕭景琰急切地向藺晨確認他所著急的事。

 

「陛下放心,方法是有,但是只是實行起來比較麻煩而已。」

藺晨故作優雅的抿了一口茶,並同時瞄了一眼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飄過來坐到兩人中間的梅長蘇,並得到了一個冷淡又不以為然的表情。

 

「只要是我能替小殊做的都行,還請藺閣主賜教。」還沒注意到梅長蘇表情的蕭景琰朝著藺晨又施了一禮。

 

「陛下可是知道目前長蘇的這個狀態叫做『生靈』?」

「這個知道。」

「好,那麼陛下可還記得成為生靈的原因?」

「似乎是因為…心中念想過於強烈?」

 

藺晨點點頭並補充道:「會成為生靈的人,通常在心中都有一些旁人不知的強烈念想,而若是這些念想沒能達成,則在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會有兩種狀況。」

 

「一種是如果這個人運氣不好死了,那這些想法就會成怨,死掉的這個人就有可能變成冤魂,遲遲無法投胎,事實上這樣的情況是比較多的;

反之,如果他運氣好沒死,那麼他的三魂七魄就會脫離肉體,跑到念想的源頭去,肉體也會在這時進入假死狀態,情況同樣十分危險。

然而會變成這種狀態的人,因為實際的案例實在是太少了,所以能夠何時恢復,基本上是無法斷言的。」

 

看著蕭景琰蹙起的眉頭,藺晨露出一個招牌笑容。

 

「當然,對瑯琊閣來說,沒有什麼是無法解答的。」

 

「你要是有方法就說,別在這裡賣關子。」

一直坐在旁邊聽著的梅長蘇出聲道,並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我瑯琊閣什麼都賣就是不賣關子。」

 

藺晨不在意的笑一笑,深知好友性格的梅長蘇很快便察覺到了隱藏在那抹笑容的陰謀,才想開口轉移蕭景琰的注意力,卻被藺晨搶在他前面向著有點等的不耐煩的蕭景琰再道。

 

「要讓長蘇恢復的方法其實很簡單,關鍵就在陛下身上。」

「我?」蕭景琰指指自己,一臉不解。


「陛下可記得我剛才說的,變成生靈的人會跑到念想的源頭的這件事?」

假裝沒有看到梅長蘇比自己剛進來之前更顯得陰沉的臉色,藺晨拿出了象徵自己招牌的摺扇畫著圈圈,富饒趣味的提醒著蕭景琰。

 

「…所以我是小殊念想的源頭?」靖帝陛下口中喃喃自語著。

 

就在蕭景琰陷入思考的時候,梅長蘇的腦中也正陷入一片混亂。


他也不是沒有考慮過,如果蕭景琰真的和他是同樣的想法的話,那該有多好,然而在這個想法的面前,不論他是當年囂張飛揚的林殊、還是如今低眼淺笑的梅長蘇,他總是提不起勇氣去想一些可以探索真相的方法來執行。

與其抱持任何一分會失去蕭景琰的可能性去發掘那些讓他害怕卻又期待的答案,倒不如永遠就保持著現在這樣模糊不清的兄弟情誼。


就像他已經當了這麼多年梅長蘇也習慣了一樣,他也早已習慣扮演蕭景琰最親密無間的兄弟。

 

只要能夠永遠留在他最近的位置,那就足夠了。

所以他希望蕭景琰永遠不要發現這個祕密,永遠不要。

 

但是藺晨剛才已經就只差沒直接告訴蕭景琰,他是為了他回來的,所以現在他也不知道蕭景琰在經過了這麼短暫的思考之後得出了什麼樣的結論。


梅長蘇腦中迅速閃過十八種可能出現的情境,表情也越來越凝重。

 

「⋯小殊,我想你是不是怨我當年沒有盡快幫你和霓凰安排婚事嗎?」

 

「……什麼?」


然而當事態發展為他所沒料到的第八十種狀況時,梅長蘇頓時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

 

「我能想到的我能做但是還沒為你做的大概也就這一件事了,老實說這其實也不難,我現在就下旨召霓凰入宮跟她說你的事…」

  

梅大宗主突然覺得自己的智商瞬間掉了一半。


他看著一臉認真,圓得發亮的鹿眼中寫著歉疚的靖帝陛下,突然很想直接到下面質問英年早逝的祈王兄,這種耿直又不聽別人說話的個性到底是隨了誰又是怎麼養出來的。

 

而就坐在兩人對面目睹全程的藺晨則是拼命的忍著笑,好一會兒才把情緒平復了下來。

 

「陛下,我想您現在無非就是想直接幫長蘇了了他寄在您身上的心願對吧?」

 

「沒錯。」蕭景琰點點頭。

 

「其實就算不這麼做,也還是有別的方法的。」藺晨替自己和蕭景琰又在斟滿了茶之後說道。

 

「但是如果能夠直接實現小殊的心願不是更好?」蕭景琰皺起了眉想繼續再說,一旁梅長蘇卻出聲勸阻。

「景琰,先讓藺晨把話說完吧。」

 

蕭景琰看了一眼梅長蘇,有些勉強的點點頭。

 

「其實也很簡單,只要讓長蘇轉附在別人身上,比如我,再跟著我回瑯琊山,我就能想辦法讓他恢復原狀。」

 

「你會嗎?」梅長蘇挑眉,語氣中充滿了不信任,「瑯琊閣什麼時候也會這種茅山道士做的事了?」

 

「我會的東西可多著了,你還得跟我多學著點呢~」

 

梅長蘇懶得理會藺晨不可一世的狂笑,他低頭細想了會,又看向了蕭景琰。

「景琰,我看就這麼定了吧…」

 

「你是不是有甚麼事情還瞞著我?小殊。」

 

沒想到對方會有此一問的梅長蘇一下子有些接不上話。

「你怎麼突然說這個…」

「依照你的性格,絕對不會在清楚這方法的兇險性之前就下決定。」


蕭景琰眼神一瞇,「除非你早就知道有這個方法,或者有什麼不願意讓我知道的事情。」

「…我的確是以前聽言侯說過類似的事,但是實際上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藺晨他可以這麼做的。」梅長蘇有些心虛的解釋道。

 

「那為什麼你不願意讓我幫你完成你的心願?」

知道照這麼拉扯下去,梅長蘇又要在搬出一些迂迴的歪理來說服自己,蕭景琰乾脆就直接問出他想知道的事。

 

「…我覺得沒有必要。」

「沒有必要?跟我有關卻又沒有必要讓我幫你?」

 

蕭景琰完全的展現出平時在朝堂上與大臣們議論政見的氣勢,如果是在平時,梅長蘇有自信絕對不會輸給他,但是現下卻是因為不想曝光自己心中的那道秘密而顯得有些結巴。

 

「即使我念想的源頭在你,但是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你這麼話太沒有道理了,事情既然源頭在我,我想幫你出一份力又有什麼不對?」

「我說了,沒有必要。」

「對我來說很有必要!」面對梅長蘇的堅持,蕭景琰也被惹得開始有些怒氣的站起身子。

「蕭景琰你不要這麼固執行不行!」梅長蘇也有些急了,他倏地站起身,對話的聲音也變的更大了些。

 

「這跟我固不固執是兩回事!只要能讓你回來,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更重要!」

 

蕭景琰的這句話讓原本情緒都有些高張的兩個人一下子靜了下來。

 

而在兩人沉默片刻之後,蕭景琰才又再出聲。

 

「總而言之,我不同意這個方法。」語氣中還帶著十分濃厚的怒氣。

「景琰,這是目前最好的方式⋯」

「好,那我們不談別的,就請蘇先生告訴朕,這方法是先對你好,還是對我?」

 

梅長蘇又愣了會。

 

從他記得的移魂術內容來看,自是對蕭景琰好,在他轉附身在了藺晨身上後,蕭景琰所受到的元神損傷盡是最低,他和藺晨因為承受了較大的轉移損耗,精神體力自是較差,但藺晨畢竟是武林高手,休息幾個月也就補回來了。

 

但是蕭景琰的問題很顯然的並不是問得這個。

而他也第一次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

 

「如果先生至今仍將我看做只能受人保護的角色的話,那麼此事就不需再議了。」

蕭景琰冷著臉說完後,頭也不回的朝著後殿走去。


意識到對方生氣的梅長蘇也急急的追了上去,他伸出手想要去抓蕭景琰的肩膀,卻在碰到的同時被彈了回來,而這一彈,讓一直在旁邊做壁上觀的藺晨露出了些微妙的笑容。

 

 

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後記*


因為中間一度失手誤刪然後我又有重寫時對原來內容的吹毛求疵症所以搞了這麼久…

而且還一度卡文沒辦法只好跑去吃了一陣子邪教(等等)

但是總算下一章節可以回到琰琰視點啦v//////v


然後這文應該八月才會結束啦哈哈真是每次都達不到預定的schedule啊好慘orz


期待知道一下大家的感想喔XD

评论(11)
热度(28)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