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歌凱]一次就好

 
KKW中心,GK向。無法接受者麻煩慎入。
圈地自萌請勿打擾真人。
沒考據的部分都是我的腦洞O3O

     
       
       
       
        
第一次站在舞台上的時候,王凱的心中是震驚的。

木製地板的啪啪聲響,老舊的讓所有人都覺得下一秒自己就會跌到一個無邊的坑洞裡去。

除了王凱。

聲效、燈光、服裝、佈景,從最開始的學校大會堂,到北戲的大教室和實驗舞台,到第一次的人民大會堂,到了現在五光十色的華麗佈景。

人生就像一場戲,有趣的是劇本就掌握在自己手裡。

我們都是自己的導演。

然而最後曲終,還是要人散的。


「凱凱你真的太瘦了!你不是挺能吃的嗎都吃去哪兒了!」
「就是啊你快變胖點吧!不然你家那口子又要跟侯總他們叨唸了!」
「那是!九月開機我們肯定得好好的把你餵飽!」

結束了比賽回到後台,劉濤和王子文一人一句的讓王凱只能不停的笑著卻回不了話,後頭又來了巴圖和陳松伶的『凱哥我把我身上的分你一些吧』『王凱你不能不吃飯啊這樣不行的』,讓王凱真真是吃了一嘴的黃連,喊不了冤。

「好了好了大家就放過我們凱哥吧,我得把他帶去下一個點兒了。」

最後還是胡苗在一片圍攻中將人拉了出去。

「姐,真的是抱歉啊,讓妳費心了。」王凱抱歉的說著。

「都認識這麼多年了客氣什麼。」胡苗擺擺手,順道指示司機下一個地點。

「不過,就這麼離開了,我反倒為你可惜啊。」
「⋯是真的很捨不得。」

舞台的魅力,在於呈現的當下。深受吸引而無法自拔,盡力做到完美的表演,是王凱對自己的堅持。

只是這樣的堅持也總有需要低頭的時候。

一年多前的王凱或許還不懂,然而在超高工作密度下,他開始明白了更多他不曾經歷的現實。

他苦笑著望著窗外,高架上的車水馬龍讓他忍不住瞇起了眼。


突然有點想聽聽那個好聽的男低音和看看那雙桃花眼了。


他想著,平穩的車速讓他不由得打起了盹,以至於當他發現自己回到了小區的停車場,並看見車窗外站著的胡歌對自己揮著手時,他總覺得這肯定是還在夢裡的。

「⋯姐,我們不是該趕去哈爾濱了嗎?」
「他再不見你就要跟去哈爾濱了,你說呢?」

胡苗兩手一攤,臉上是個大寫的無奈。

王凱只好嘆口氣,跟胡苗說好了明天早上四點再來接他後就下了車。

「你要來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
「我就想著你忙,沒想讓你煩。」

一進電梯就伸手將兩三個月不見的戀人摟近身側,胡歌的臉突然垮了下來。

「凱凱,你怎麼瘦成這樣?劇組沒給你飯吃嗎?」
「別瞎說,我吃的可好了,在成都天天有水煮牛肉吃。」

「是嗎?那你都吃哪裡去了都?韓國吃的都去哪裡了我看看。」胡歌邊說邊誇張的檢查著王凱,惹得對方又是一陣盒盒盒。

「好了別玩了。」王凱邊笑邊從口袋裡摸出剛剛胡苗交給自己的鑰匙,開了門就把胡歌給推進屋,卻沒想馬上就被揉進了那個好久不見的懷抱。

沒有立即激情的擁吻,只是靜靜的站著,互相感覺著彼此的溫暖。

「說真的,你怎麼來了?」
「我想我男友了就不能來看看他嗎?」
「原來如此。」
「你就不想嗎?」
「這個嘛⋯」

王凱刻意的拉長了尾音,這讓胡歌立刻的就抬起了本來還在他耳邊磨蹭的臉,一副你怎麼還能猶豫的看著他。

這人在別人面前的從容不迫都去哪裡了?他好笑的看著胡歌,將手貼上了對方的臉頰,讓兩人的額頭輕輕相貼。

「我也想你。」
「⋯這還差不多。」

好不容易回一趟北京的家,王凱很快就被胡歌推進浴室,等他難得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熱水澡出來後,一桌子的菜則讓他重新開啟了振作模式。

開心又感動的吃著一口口戀人親手製作的料理,吃飽之後又被奉上水果和某人私藏的馬殺雞,這半年來幾乎沒這麼悠閒過的王凱有種死而無憾的感覺。

「老胡,如果這時侯天塌下來,我倆也算殉情了吧?」

獅子化身大貓的趴在戀人腿上,說的卻是煞風景的不及格情話。

「說什麼傻話,我還想和你一起去看天荒地老,一起走到天涯海角呢。」

胡歌一手梳著王凱柔軟的短髮,一手拉起了王凱價值3600萬的美手,用指腹輕輕撫摸著。

「⋯你幹嘛用歌詞當話啊⋯」

知道胡歌是刻意的提起自己今晚唱的歌時,王凱嘟囔了一下便將臉埋在了胡歌的腹部。

「唱給我聽吧,凱凱、我想聽。」

溫柔的嗓音的請求,永遠都讓王凱無法抵擋。

然後他清清嗓子,哼起了那首歌。
到了副歌的時候,胡歌也加入了和聲。

他們很少一起唱歌,即使還在同一個劇組的時候,他們也很少這樣唱同一首歌,多數時間都是胡歌央者王凱點播自己想聽的歌,而且幾乎都是情歌,然後偶爾跟著哼個兩句什麼的。

王凱曾經就問過他,你就不覺得我會唱累嗎?

你都不說情話,我就只好讓你唱我想聽的情話給我聽了。胡歌回答完了眼睛還眨巴眨巴的,一臉無辜。

但是他更知道,胡歌是在用他笨拙的方式包容與愛著自己這頑固的堅持與正直。

能一路走來或許就是彼此這樣的理解與支持,但是將來呢?他們還能像現在這樣嗎?

王凱想著,突然就在歌詞的最後一句停了下來。

「凱凱?」胡歌也停了下來,他摟了摟貼在自己腰上撒嬌的戀人,有些擔憂的出聲喚道。

「歌歌,我的心跳,一定是不能再為了除了你之外的人而跳了。」

沒有料到王凱會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胡歌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便笑著將王凱抱起至自己胸前,緊緊的,手仍有些激動的顫抖著。

「是,我也是,這顆心只隨你跳了。」




演員的生命是舞台,如果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導演,那麼生命中每個不同階段的自己就是我們唯一的劇組,而一生致情不渝的戀情,一次就好。

有你一路相陪,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後記*

一個被王凱凱今晚的舞台感動得流淚的隨筆。

這兩天等於可以說是凱凱大滿貫了,雖然我現在也幾乎每天都這樣(笑)
可是做為一個因為表演質量而開始欣賞王凱這個演員的觀眾朋友來說,太值得了Q/////Q

哪一天他真的要嫁人的話我會很捨不得的真的

一次就好,這首歌我決定一定不止只聽一次就好!!!!!!!(拖走)

评论(2)
热度(85)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