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蘇靖]情竇初開 4

*50點梗 @星燐 
*私設陛下還是單身,宗主靈魂出竅,OOC都算我的。

*過了半年還是要從讓陛下和蘇兄跑圈開始
*畫風突變的結果就是其實上一章感覺超多餘but離結局又可以再加一章
*一本正經其實心慌慌的陛下好可愛www (你滾


4.

當梅長蘇在御花園裡追上蕭景琰的時候,他就站在一顆桃樹下。

時值春末,桃花早已過了最好的時間,只有一樹綠葉,然而蕭景琰依舊盯著什麼都沒有的樹頂,就像是要將那片綠蔭看出一個洞。

又或者,他是真的想看見些什麼也不一定。

梅長蘇心中的答案明明白白。他走上前,伸出手才想拍上蕭景琰的肩,蕭景琰卻先出聲了。

「戰英,你們都下去吧,朕想在這裡一個人待一會兒。」

「是,陛下。」


待到周圍的守衛和宮人都離開只剩下兩人之後,蕭景琰才緩緩轉過身,那雙總是清澈澄明的雙眼深深的映照著梅長蘇的身影,梅長蘇心中一揪,伸手就將蕭景琰拉入了懷中。

「⋯你不說些什麼嗎?」

蕭景琰從他懷中抬起頭,再次望向了蓊鬱的樹頂並說。

「⋯對不起,景琰。」

「這大概是我認識你這麼久以來,最經常聽你道歉的時候了。」

綠葉反射著夕陽的餘暉,蕭景琰瞇了瞇眼,緩緩閉上。

皇宮裡到處都充滿著兩人當年到處遊玩的痕跡,對蕭景琰來說,那十多年的無憂無慮,無疑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候。

就像這顆桃樹,從春天花開、夏天結果,一直到冬天只剩下了枯枝也好,從它的頂端所望去的風景,從來就是他和林殊最喜歡的景色之一。

他也喜歡九安山後山的獵場,他們總是一起趕著夏天的野兔和秋天的狐狸,策馬奔馳在大梁的每一寸土地上,談論少年壯志,談論詩詞兵論,談論風花雪月。

在沙場上,他們總是最好的搭檔,銀槍呼嘯,鐵劍瀟灑,在早已將性命交給對方的信任之下,就連呼吸的頻率都已經同調,那些每一個他們一起經歷的戰場的日出和每一道城門的夕陽,那些共同的歲月讓他覺得他們總是在一起的,就連心都是在一起的。甚至是再後來的奪嫡,縱使最初仍有許多誤解,但是長年積累的默契仍讓他們之間的默契逐漸加深,甚至更勝以往,堅不可摧。

他相信林殊也是這麼覺得的,所以梅長蘇曖昧不明的保護讓他覺得生氣,更正確來說是讓應該更擔心自己的梅長蘇優先把自己的事情擺在了前頭,而且是不能和他說明的事⋯

蕭景琰突然頓了頓,低頭又開始思考的樣子讓梅長蘇有些困惑。


還有些莫名的心慌。



「景琰?怎麼了?」梅長蘇憂心的出聲喚道。早知道會讓面前這個人如此煩惱,他就不會提議把藺晨那個冤家叫來,思及此,梅長蘇又忍不住在心裡把人罵了幾遍。


而蕭景琰很久之後才又抬起頭,他看著梅長蘇,方才擔憂的樣子早已消失,恢復成那個冷靜沉穩的大梁帝王。


—如果沒有後面這句話的話,梅長蘇是真的對自己讓對方如此憂心感到愧疚的。


「小殊,你真的沒後悔過當年沒和霓凰成親嗎?」

「⋯⋯⋯⋯什麼?」

一陣早春的晚風吹過,茂盛的枝梢沙沙作響卻讓人覺得格外有股暮春的憂愁。

然而現場唯一的文人才士像是受到了電擊一般的僵直著身子,無法動彈。


****


「哈哈哈!這大概是我今年聽到最好笑的事了,沒想到你這個麒麟才子也有這麼一天啊!」

藺晨好不容意停止了笑,但是當他看到剛衝進來還一臉陰鬱的背著門口坐下的梅長蘇,又趕緊摀住嘴,卻是仍然停止不了漏出的笑聲。

而看著聽自己說完事情經緯的藺晨笑趴在桌上的樣子,梅長蘇毫無疑問的決定等到復原之後一定要加倍奉還。

「⋯你可以再笑大聲一點,省得等會沒笑出來憋死。」

如果不是梅長蘇現在摸不到任何東西,否則藺晨的頭上可能早就是桌案上所有的書卷了。

「這也不能怪我啊。」藺晨一邊擦著笑得用力流下的淚水,一邊給自己倒杯茶順氣,「誰叫你不肯聽我的話,早點跟蕭景琰說清楚,才會搞成現在這樣。」

「如果我早點說了就不會搞成這樣嗎?」梅長蘇挑了挑眉。

「如果你還是堅持要北征的話,肯定還會是這樣。」

「那即使我說了,你還不是沒辦法讓我不陷入假死嗎?如此說來,剛剛這些話不就是你藺少閣主醫術不精的馬後炮嗎?」

做為天下人仰慕的瑯琊閣接班人,藺晨對自己能力的自負並不亞於梅長蘇之於自己的聰明才智,但是心中那道刺就這麼硬生生的被拔出來又硬戳回去,那窟窿被挖的大了也是會讓人跳起來的。

所以藺晨氣得拍了桌子站起來,指著一臉不當一回事的當事人大聲喊著:「梅長蘇你是不是忘了現在只有我能把你弄回去?」

「那你都弄了三年怎麼我還沒能回去?」梅長蘇現在只覺得要是能泡壺武夷茶來喝就好了,還能把氣得臉紅的藺晨當作消遣,樂哉樂哉。

「⋯⋯好,我說不過你,但是現在你還是得靠我你才能恢復,所以你最好對我客氣一點⋯⋯」

「你不會丟下我不管。」

梅長蘇打斷他的話,輕鬆的語氣就像說得是別人的事一樣。

如果換做是別人,藺晨或許還能一揮衣袖,傲慢的離開,但是這是梅長蘇。

「⋯我瑯琊閣到底上輩子欠你什麼了真是的⋯」

摸摸鼻子,自知自己就是無法拒絕對方的藺少閣主按下心中的不滿,坐回桌前,打算繼續確認從皇宮深苑翻出的典籍的內容,梅長蘇卻又不怕死的補了一句。

「是個男人就乾脆點。」

藺晨只覺得自己的腦子裡似乎有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一閃而過—

「那你也是個男人就乾脆點跟你家皇帝坦白了你愛他愛了一輩子還不惜附身到他身上怎麼樣!」

「不要把人家講的跟鬼一樣,蘇某還沒死。」

梅長蘇瞪了他一眼,而這明顯的就是在閃躲問題的態度卻讓藺晨覺得抓到了千載難逢的反擊的機會。

「怎麼?瑯琊公子榜榜首、號令天下英雄的江左梅郎也有顧左右而言其他的時候了?」從懷中拿出了摺扇,藺晨迅速的恢復成那個風流倜儻的江湖人,嘴角和眼裡盡是調侃的笑。

「敢情梅大宗主是一輩子都不打算承認了?」

「藺晨你給我聽好,我從來就沒有不承認我愛景琰,我只是沒有打算告訴他而已。」

如果是平常的梅長蘇,他甚至不會把藺晨如此明顯的挑釁當做一回事的去回應,但是現在的他只是遵循自己心中真實想法的靈體,自然不會注意到藺晨嘴角漸深的壞意。

「你以前不告訴他是因爲你怕自己活不了多久又被蕭景琰疏遠,現在又有什麼不能說的?」

一收紙扇,藺晨笑得更加理所當然。

「梅長蘇,你就只是怕蕭景琰知道了之後會顧忌你們往日的情份而勉強自己,最後落得一個朋友情人兄弟都失去的下場罷了。」

「普通人尚且不能承受失去摯愛之人之痛,我梅長蘇也不過是凡俗中的一人,有這種恐懼又有什麼稀奇的。」

相較於藺晨不懷好意的笑容,梅長蘇卻是一臉無畏,他反倒覺得奇怪,平時的藺晨頂多就是酸他兩句,今天怎麼還講了這麼多,難得自己剛才故意激他的話造成了反效果,讓他真的被氣壞了?

然而梅長蘇並沒有太多思考答案的時間,因為藺晨的下一句對著外頭說的話讓他再也不需要去思考這問題了—

「—陛下站在門外聽了這麼久,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梅長蘇一聽,猛然轉身,便與從門後走出來的蕭景琰正對上了眼。

然而對方卻只是低下了頭,丟下一句「我先回去批褶子了」就快步離開了,途中似乎還狠狠摔了一跤。

看著一臉石化又馬上恢復追了出去的梅長蘇,藺晨突然覺得就像吃了十碗粉子蛋一樣的心滿意足,快哉快哉。


(待續)

评论(6)
热度(20)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