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蘇靖]年年有今朝之撒嬌耍賴


*一個大概只有一發的腦洞但是硬要弄的像系列的標題(毆)
*現代AU



「把拔把拔,為什麼我的照片這麼少張?」

正在和今天剛收到的報告互瞪的蕭景琰,聽見兒子的聲音便低頭往自己腳邊看了過去,發現手上抓著不知道從哪裡翻出來的相簿的梅泡泡一臉委屈的看著自己。

「怎麼把相簿拿出來看了?」

蕭景琰輕笑了下,一手撈起兒子,讓他在自己大腿上坐好。

「老師說要帶全家福的照片去幼稚園,可是人家找不到⋯」

一張小臉垮了下來,眼眶頓時也紅了起來,蕭景琰急忙將兒子抱到胸前,起身將他抱出了書房。

「哪個老師啊?豫津老師嗎?」

蕭景琰一邊分散著兒子的注意力,一邊走到兒童房,開始翻找起最近一次的全家福。

「把拔,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家居服的領子被拉了拉,梅泡泡一張小臉皺得比剛才還難看。

心想你不是要找全家福的照片嗎怎麼又跳回這個問題,當了爸爸這麼多年的依舊耿直的蕭總裁只好放下手上的事,換隻手將兒子抱得更好了些。

「你的照片沒有比較少,只是都沒洗出來而已。」

蕭景琰笑了笑,並拿出手機,讓兒子看看裡頭滿滿的自己的照片,從吃飯睡覺到玩耍奔跑,每一張每一幕,都是蕭景琰心中的無價之寶。

「那為什麼蕭牙牙的照片都有相簿,我都沒有?」
「泡泡,跟你說過了要叫哥哥,不可以直接叫名字。」
「爹地都說沒關係⋯」

按了按額頭,蕭景琰決定一定要再跟某人把規矩立清楚,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牙牙的照片大部分是你爹地拍的,也是他整理的,而且他也說了,等他回來就會也幫泡泡整理相簿哦。」

「真的嗎?」梅泡泡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當然是真的,把拔怎麼會騙你呢?」
「嗯!那我等爹地回來弄相簿!」


—夜晚


『⋯蕭景琰,你知道你兒子的照片有多少張嗎?』
「不多,就1萬多張吧。」
『1萬多張你是要我整理到什麼時候啊⋯』

螢幕對面的梅長蘇伸手扶額。為什麼他才出差半天,突然就多了一個鍋要背?

「誰叫你那時把蕭牙牙的照片整理的那麼勤,現在可不準嫌累了啊。」

將手機調整了下位置,蕭總裁伸手捏了捏鼻樑,那頭梅總監擔憂的聲音馬上就傳了過來。

『怎麼了?泡泡今天吵了你一天吧?』
「沒事,只是看書累了而已。」

蕭景琰笑笑。

「泡泡很乖的,別誣賴他。牙牙呢?怎麼沒看見他?」

『被藺晨和飛流帶出去玩了,美國現在可是大白天啊。』
「那就好,孩子還好嗎?是不是不習慣吃的?」
『噯你擔心什麼啊,ㄧ個星期就回去了不是嗎?」
「也是,倒時我去接你們。」
『不用了,你那天不是有還有董事會要參加?』

梅長蘇一邊打字一邊回答,過了好一會兒卻沒等到蕭景琰的回應,他疑惑的看了下旁邊的平板。

一個明明就是「你想怎麼攔我都沒用」的表情卻讓他差點失笑出聲。

這個犟脾氣,怎麼就那麼完整的遺傳給了牙牙呢?

『好好好,給你接給你接,再這樣下去我看黎綱和甄平就要失業了。』
「說什麼呢,他們倆個明明就是副總監跟總監助理,什麼時候變司機了?」
『這話說的不錯,下次總監夫人順便幫我說說他們。』
「⋯你的人,自己去管。」

兩人又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好半會兒的話,最後才在梅長蘇要趕去開會的時候才依依不捨的結束。

關了視訊,蕭景琰看看時間也該休息了,便離開書房走回了主臥室,卻發現梅泡泡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跑到了自己的床上,懷裡還抱著生日時梅長蘇買的水牛布偶。

蕭景琰原本想把孩子抱回兒童房,但看到那張像極了梅長蘇的小睡臉,又怕吵醒他,只好小心翼翼的上了床,再將孩子摟進懷裏,輕輕拍著他的背,讓他睡的更安穩些。

「把拔⋯爹地⋯」

蕭景琰忍不住失笑,這孩子到底夢見了什麼?

「牙牙⋯相簿⋯我的⋯」
「⋯妹妹⋯」

斷斷續續的夢話,最後一句話則讓蕭景琰愣了一下。

這個黏人的梅泡泡怎麼想要妹妹了⋯

蕭景琰有些煩惱的想著如果孩子睡醒了該怎麼說服他才好。
算了,還是交給某人去應付好了。

噢,還有某人欠著的相簿也不能忘了。

於是遠在地球彼端正在哄兒子吃紅蘿蔔的梅總監不由得連續打了好幾個噴涕,鼻子抽紅的被惡友用力的嘲笑了。


*後記*

由來是主管說的「我小孩最近常問為什麼他的照片這麼少是不是不愛他了」然後產生的神秘腦洞XDDD
如果有撞梗就也沒辦法了(遠目)

後續沒有計劃,想到再說XDDD

评论(1)
热度(47)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