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True love can not die. by Magnus Bane @S1E4
目前專注瑯琊榜蘇靖/靖蘇、闇影獵人Malec。

Malec腦洞:I can’t help but love you

不知道那根筋斷線寫出來的,但是覺得這設定真的很不錯XD

其實類似的設定應該很多人都用過了,我也只能說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了真的哈哈哈⋯

總之時空背景總之是18-19世紀之間,自由帶入,反正不重要(喂)


Malec AU。攻受不分。

魔法師=Magnus,少年/青年=Alec。


少年住在深山中的領地裡,他是領主的兒子,能夠射的一手好弓箭,是領民們的憧憬。但是少年有著不能說出口的煩惱。他喜歡上了只在書上看過的大魔法師。

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少年的妹妹和他最好的朋友,他們告訴少年他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並安慰他有一天會有機會的。少年心中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還是感動的接受了他們的安慰。

當少年長成了青年,他因為一次必需要到王國首都的工作見到了他憧憬的魔法師,並深深的愛上了他。但是他並不知道魔法師是不是也和他是一樣的情感,所以最後在工作結束後,他還是禮貌的向魔法師道了別,在魔法師的注視下離開了首都。

就在他回到領地的那天,他的父母興奮的向他宣布他將和附近領主的女兒結婚,他也會在同時繼承領主的位子,他同意了。他的妹妹和好友都勸他拒絕,但是青年只是笑了下。只要有和魔法師的回憶的話就好了,光是這樣他就覺得這輩子再也沒有遺憾了。

而就在婚禮當天,魔法師不顧一切的闖入了禮堂,他錯愕的看著魔法師,以為他會說些什麼,然而他卻在他的眼中看見了慾望,一股只想將他佔為己有的渴求。於是他中斷了他的婚禮,並在父母的面前親吻了魔法師。

青年的父母十分生氣,然而令人驚訝的是青年的婚約者提議兩邊從此還是可以互相往來交易,這讓青年的父母暫時壓下了怒火,卻同時將青年的領主繼承延後。青年並不在乎這些,他的魔法師為了他而來又為了他留下,這比什麼來說都還要重要。

三年後,青年繼承了領主,而魔法師則是一直在他的身邊支持幫助著他,青年和魔法師說過很多次他不想要魔法師為了他失去了自由,但是魔法師笑著對他說,為了青年他甘願付出,這讓青年十分感動,並決定一定要讓魔法師幸福快樂。

他們一起渡過了許多困難,還有許多美好的時光,包括青年的妹妹的訂婚和青年的好友的婚禮。青年想著他們應該也是時候辦個儀式了,即使教會不會承認,但是青年並不在乎,然而魔法師卻要他再好好想想,這讓青年感到了不安,但是他相信魔法師總是有他的原因的,所以他同意了再等等。然而魔法師過去的愛人、如今受到各方通緝的前任吸血鬼首領卻出現了。她在青年的領地裡肆意殘害著領民,這讓青年十分憤怒,和魔法師一起抓住了她,就在準備將她移交給教會時,吸血鬼首領卻告訴青年,他永遠都無法真正的擁有魔法師的愛。

後來青年追問著魔法師為什麼,魔法師只能沉痛的告訴青年,他身上帶著詛咒,會詛咒他最深愛的人,他一直很小心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因為青年對他來說太過重要,然後青年才終於了解為什麼魔法師一直在情事上面不主動,卻總是熱情的回應著他的索求。他問魔法師詛咒是什麼,魔法師無可奈何,只好告訴他,他的詛咒會讓他最深愛的人失去他的家人。青年錯愕的看著魔法師,然後他流下了淚,魔法師心痛的擁抱住了青年,卻聽到青年說他很抱歉,他讓魔法師痛苦了這麼久卻從來都不知道,魔法師感動的告訴青年,他從來沒有像愛著青年一樣愛著任何人,為了青年他願意把全世界、甚至是天上的星辰都送到他面前。那晚青年在魔法師的愛情之中,感覺到了他們終於深深的將靈魂綁在了一起。

隔天早上,青年發現了他的胸口出現了時針般的紋樣,他告訴了魔法師,魔法師苦笑著告訴青年這是倒數計時,當紋樣的十二分割染成了黑色,青年的家人便會開始一一陷入死亡一般的沈睡,而最後黑色的紋樣將會長滿他的全身,最後則會像是如地獄烈火般的被焚燒致死。青年問魔法師這到底是誰給他的詛咒,魔法師遲疑了很久才告訴青年,他的父親是地獄的大惡魔,這是他在離開他的父親時被植下的詛咒。

青年選擇告訴他的妹妹和好友這件事,然後青年驚訝的發現他們遠比他想像的還要堅強,然後青年告訴魔法師,他想和魔法師一起離開領地,去尋找能夠解開詛咒的方法,魔法師又感動又心疼的擁抱住青年。一年後,青年將領主的位置讓給了他最小的弟弟,並拜託他的好友輔佐新領主後,他和魔法師便離開了領地,開始尋找解開詛咒的方法。

青年和魔法師一起旅行了三年,期間詛咒的紋樣一直都沒有改變,他們都不懂這是為什麼,卻同時慶幸他們還有充裕的時間能拯救他們重要的家人。在有一次兩人到達了北境的小鎮,受到了狼群的攻擊,青年在危急之下射出的箭上突然出現了像魔法師的魔法一般的藍色火焰,然後他和魔法師便驚訝的發現詛咒開始往前進了。

魔法師很快的總結出是因為青年身上有了他的魔力,而青年在無意識的情況下使用了魔力的關係,造成了詛咒前進。魔法師很快的在青年身上下了一層能夠抑制青年的魔力的咒語,但是一但開始使用的魔法根本完全無法控制,青年雖然盡力壓抑,也努力的學習著魔法的使用方法,卻還是無法阻止詛咒的前進。三個月後,十二分的詛咒全都染成了黑色,青年和魔法師事先通知了青年的家人,所以他們知道他們正在盡最大的努力,青年的妹妹甚至告訴他,不要感到罪惡,他永遠是他們最愛的大哥。青年痛苦的在魔法師肩上哭出聲音,然後他們更加努力的尋找著解決詛咒的方法。

但是青年因為詛咒的影響,體力一天比一天不好,最後他只能停在一幢山間的小木屋之中,魔法師拜託他的好友們來看顧青年,自己到了地獄,見到了他的父親,要求他撤回詛咒,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惡魔問魔法師說,是否包括自己的生命,魔法師義無反顧的回答道,當青年知道了詛咒的事情時,青年甚至向他道歉說他居然讓魔法師獨自煩惱了這麼久,所以他的生命和青年所帶給他的幸福快樂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惡魔聽完之後,什麼也沒有回答,只是將魔法師趕出了地獄。

失去最後一絲希望的魔法師失神的回到他和青年的家,卻發現青年到生命只剩下了最後一天。他流著淚握住昏迷中的青年滾燙的手,然後看見青年緩緩的睜開眼睛,他握住青年伸向自己的手,邊哭邊告訴他,他去求他的父親,卻被趕出了地獄,並且再也不能進去,青年虛弱的笑著說那他就只剩天堂可以去了,魔法師破啼而笑。他和青年說了整整一天的話,當青年發現了自己的身邊開始出現火焰時,他推開了魔法師,流淚笑著對他說他很抱歉他把他一個人留在這世界上,但是他還是有點高興,因為這樣魔法師就永遠都不會忘記他和他們之間的愛。就在青年的身上也開始出現火焰的時候,魔法師卻一把抱住了青年,青年害怕的要推開魔法師,但是魔法師說,反正他也無法下地獄,就讓他把他一起帶上天堂,然後他們就再也不用分開了,青年愣了一下,便哭笑著抱住了魔法師,而魔法師的好友們只能傷心的看著整幢小木屋陷入一片火海。

魔法師最後是在一片廢墟中醒來的,他有些錯愕的發現自己居然沒死,然後他也發現了青年好端端的躺在他的身邊,他急切的抱起青年的身子,發現青年胸口的紋樣消失了,他急急的喚醒了青年,然後在青年一臉迷糊的醒來時,發現了青年的眼中出現了和他相同的貓瞳,只是青年的是靛藍色如水晶一般一樣。當魔法師的好友收到通知趕來時,她驚訝的發現青年的靈魂連結著魔法師,共享著生命的能源,魔法師和青年驚訝的對看了一眼,然後相視而笑。

後來他們回到了領地探望青年的家人,青年激動的擁抱著他的弟弟妹妹和好友,他們都很高興魔法師的詛咒解除了,然後青年告訴他們這是他們最後一次回到領地來,他們都很錯愕。青年告訴他們因為詛咒解除的關係,他和魔法師現在共用同一條生命,換句話說就是青年也和魔法師一樣是不死之身,所以他們不能再回來了。青年的妹妹哭著抱住青年,她說她會很想他很想他,魔法師送給她一枚戒指,告訴青年的妹妹,只要她們想見他們,想和他們聯絡,印有這枚戒指的蠟印的信就會自動送到他們的手上,他們就會想辦法來見他們,青年的妹妹點頭,告訴他們不到必要的時候她不會用的。

青年和魔法師又開始了他們的旅程。青年問魔法師為什麼他的父親要給他這種像是祝福又像是懲罰的詛咒,魔法師說他也不知道,或許是因為當他離開他的他的父親時,他曾經對他的父親說他不懂什麼是真愛,所以他的父親就在他身上下了這種詛咒,玩弄了他400多年。青年聽了之後笑了笑,然後他問魔法師,那你現在找到真愛了嗎,魔法師笑著回應道,我找到了我的生命歸屬,永恆之愛,然後他們笑著在夕陽下親吻著彼此,就在青年覺得他快要被情感沖昏頭的時候,他突然拉開了些許和魔法師的距離,告訴魔法師說他突然想起來他們一族之中自古流傳下來的描述他們的其中一句話,Nephilim love once,fiercely,魔法師大笑著吻住青年,然後說,I’m honoured to be。

The end。





正文只能有空再說。最近三次元各種不順心只好開腦洞自我療癒了💔

评论(2)
热度(20)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