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歌凱] Now you see me

*圈地自萌,請不要騷擾真人!

*跟同名電影無關所以也不會出現巴黎的同心鎖
*一個明明前天剛好去東京出差還提早結束卻不知道獼猴桃在哪兒只好乖乖回家了的殘念下的產物,嗚嗚幸福好短暫😭



DC的櫻花節,一向是春天的重要觀光景點。

咖喳,咖喳。

嬌嫩卻不矯情,迷人卻不揉做,且姿態聲勢之浩大,讓人不經想起了某個背影。

胡歌笑了笑,在感受到某些投射過來的熱情視線後便壓低了鴨舌帽緣。

外套口袋中的手機忽地震動了起來。

流暢的掏出手機,點開那人的微信,原本消下的嘴角又忍不住上揚了起來。

於是他按下了通話。

『喂,老胡,你怎麼這時給我打電話啊?』
「想我的獼猴桃,在日本不知道被櫻花妹包圍了沒?」
『盒盒盒盒~我忙死啦,哪有時間管這個啊~』

幾乎就成了那人活字招牌的盒盒笑聲讓地球這端的胡歌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現在不是櫻花季嗎?東京的花聽說都開了啊。」
『喔喔對對,真的很漂亮啊,你沒說我都忘了,等會我給你發我剛拍的新宿的花,大陸他們都說可漂亮了。』
「就你那技巧?」
『欸你說誰呢?!』

大獅子有些不滿的回應,獵人卻笑瞇了眼。

「我現在在DC,也在看櫻花。」
『喔?肯定也很漂亮吧。』
「是很漂亮,可是沒有你。」
『怎麼?想我啦?』
「⋯嗯,很想。」

接上了耳機改為免持,胡歌抬起頭,伸手擋住了那些墨鏡也遮不掉的陽光。

『那這麼著吧,你就閉上眼,在心裡想著我的樣子,想清楚些,再睜開眼,我保證你就能看見我了。』
「你該不會就躲在附近偷偷跟蹤我吧?」
『瞎說什麼呢!又沒有機器貓的口袋,我怎麼從東京瞬間移動到DC啊。』

盒盒盒的笑聲又傳了過來,在那聲『你就試試唄反正不吃虧』的催促下,胡歌半信半疑的閉上了眼,在腦海中描繪著他的樣子。

圓的發亮的鹿眼。
濃眉。
薄如蟬翼的性感雙唇。
直挺的鼻樑。
五分頭。
為了造型刻意留的鬍渣。
高瘦的身材。
修長的雙手。
笑起來就出摺子的眼角。

他在腦海中一層又一層的勾勒出那個迷人的影子,逐漸的,從模糊中開始變得越來越清晰。

『胡歌。』

他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胡歌嚇了一跳,馬上睜開了眼。

然後他看見了王凱,一片漫天飛舞的櫻花瓣雨之中。

「凱⋯」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卻只抓住了一手的花瓣。

『胡歌?老胡?你叫我了?』

電話那段有些擔憂的聲音將他拉回了現實。

「⋯沒事,我就是⋯太想你了⋯」
『⋯這樣啊。』

你不說點什麼嗎?差點就要說出口的話讓胡歌嚥了下去。

他的大獅子總是不輕易開口談情說愛的。

螢幕上說的可多了,不常說不是比較稀罕嗎?

對對對所以你都一本正經的跟女主說情話怎麼就不怕我吃醋。心裡想著卻沒機會說出口,因為之後他就忙著在盒盒笑倒在他身上的某人身上作亂。

即使不說,他們彼此都心裡懂得。
只不過一但說了,卻是真正的相思氾濫。

胡歌偷偷鬆一口氣的和那人繼續聊天,一邊卻又有些失望和失落。

而縱使美國還是藍天白雲,太平洋那頭的夜卻早已過了大半。

「明天還要拍戲吧?早點睡吧,別太累了。」

深知這種工作強度下養生的重要性,胡歌捨不得的準備結束通話。

『⋯胡歌。』
「嗯?」

『我也很想你。』

微信通話的好處就是在電話突然被切斷的時候也沒有惱人的嘟嘟聲,但是同時壞處也是不知道對話是什麼被結束的。

胡歌呆呆的舉著手機老半天,最後是忍不住的放聲大笑著離開了櫻花大道。




從東京拍完戲回到北京的王凱收到了一張沒有署名、從美國寄來的明信片。

上頭印著華盛頓著名的櫻花季,正中央還有著一小行字。

「欸誰寄來的怎麼沒寫啊?凱哥你該不會被跟蹤了吧?」
「外面那些多狗仔,你說我哪天不被跟蹤。」

扔了一瓶啤酒給跑來聊天的郭曉然,王凱將被抄走的明信片翻回正面,看了看,然後一臉得意的將明信片放在客廳的精品架上。

「Now you see me。」
「凱哥你怎麼開始說英文了?該不會這樣就醉了吧?」
「我去,你才醉了!快喝!」


只要睜眼,與你相關的一切都在眼前。

Now you see me, my love.



(完)

评论(2)
热度(45)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