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台誠/誠台]蝴蝶結7-10


*台誠/誠台無差,入內請注意,無法接受請離開。

*只想隨性慢慢寫一個台花花與阿誠哥的愛情故事。


7.

不聽話的孩子不給飯吃。

就在明樓發了人生第一次的飆而且還是很嚴重的那種之後,被罰跪在小祠堂裡的明台和阿誠默默的接受著處罰。

一向被大家捧在手掌心裡疼著就怕摔了的明小少爺,跪沒多久就開始東倒西歪的動來動去。

「⋯你就不能跪好嗎?等一下被發現又要挨罵了。」

阿誠瞥了一眼乾脆一屁股坐在墊子上的明台,聲音中沒什麼好氣的說。

「這是我第一次罰跪,沒想到這麼難。」小少爺奶奶的聲音說著,再看看旁邊跪的直挺挺的阿誠。

「阿誠哥,你怎麼能跪的這麼好哩?」明台有些驚奇的問道,然後他指指自己的腿,「你看你看,我的腿都跪麻了。」

「⋯習慣了,就好了。」

阿誠低著聲音回答。

他不知道該怎麼跟明台解釋那些恐怖的事,那不是像他這樣天真善良的小孩能夠想像的事。

於是他選擇了沉默。

但是明台並不接受這種回應的方式。

「被處罰怎麼能習慣呢!」他倏地站起了身,走到阿誠身旁,在阿誠還沒搞清楚他想做些什麼的時候,伸手抱住了阿誠。

「大姐說,看到人家難過的時候就要這樣抱住人家。」

「我沒有難過⋯」
「被處罰怎麼會不難過!我都快難過死了!」

阿誠愣了會。

明台說的沒錯,被處罰怎麼會不難過。
但是他不敢難過,因為只要一哭,就會有著更可怕的後果等在後面。
所以他已經很久都不敢因為處罰而掉淚了。

「⋯難不難過是我的事,總之你先放手。」

他不知道該怎麼去回應明台的話,只好拉了拉那雙掛在身上有越來越重的趨勢的手。

「阿誠哥你身上的味道好好聞⋯我現在好想睡⋯」
「欸?等等,你別⋯」

布穀!布穀!布穀!

隨著時鐘報出整點的九聲布穀鳥叫,明台準時的進入了夢鄉,阿誠整個人懵的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想把明台從自己身上扒下來,但是那雙環著自己肩膀的小手像黏住了似的,怎麼也解不開,無奈之下阿誠只好調整了下明台的姿勢,將他抱進懷裡讓他能睡得更舒服些。

當然,這下也沒法跪了。

這到底都是什麼啊⋯阿誠忍不住嘆了口氣。

「你還真是會找事啊⋯小少爺⋯」

他喃喃自語道,而過沒多久,他也像是被明台的睡意感染了一般,進入了夢鄉。

奇怪的是,這一晚他居然安穩的一覺到了天亮。


8.

你以為你現在是大哥了就了不起啦!就有好到哪裡去了呀!居然讓兩個小孩子跪了一晚上,你自己講這還像話嗎!兄友弟恭是這樣來的嗎⋯

明台站在小祠堂門口偷聽裡頭明樓被剛從蘇州回來的明鏡教訓的聲音,一臉奸計得逞的捂著嘴偷笑。

一旁心不甘情不願被拉過來的阿誠只能看著他嘆氣。

「出氣了?」

盪漾著燦爛笑容的明家小少爺點點頭開心道:「我們快走吧阿誠哥,等會被大哥發現就糟啦!」

「⋯你不用這樣叫我的。」

阿誠輕輕的掙脫明台拉著自己的手,有些彆扭的往後退了一步。

「為什麼?」明台往前走了一步。
「⋯沒有為什麼。」阿誠再往後退了一步。

兩個孩子沉默的對望了一眼,像是說好了似的一前進一後退的結果就是阿誠背默默的逼到了走廊的最邊上。

矮了他將近一個個子的明台依舊站在他的面前,眼睛盯著他,像是要看進他心裡最深處般直直的看著。

「你還沒回答我呢,為什麼不能叫你阿誠哥?」

「⋯因為我不是這個家的孩子,也不是你哥哥。」

阿誠在那雙眼睛的注視下撇開了頭,他想離開,但是腳卻像生了根似的無法離開。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用這麼冷漠的口氣對明台說話,他明明就什麼都不知道,讓他叫自己哥哥的明明就是大少爺和大小姐,他又有什麼好和他計較的?

就像十歲的阿誠不知道現在自己這種矛盾的心理其實只是面對陌生環境的不安,五歲的明台更不會懂面前的小哥哥心裡的起伏與糾結,他只知道他的阿誠哥不高興了。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跑下了樓梯,被扔在原地的阿誠只是靜靜的看著那個小小的身軀搖搖晃晃的離開的背影,他以為是自己那明顯不友善的態度嚇走了明台,感覺有些愧疚。

這樣也好,反正我也不會待太久了。

阿誠想著,也跟著走下樓,卻沒想到明台又折了回來,手上還拿著一個懷表。

「阿誠哥你要去哪裡?」

明台一邊小喘著氣一邊說,阿誠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什麼才好,只好沉默的看著他。而明台也不在意,徑自將懷表塞到了阿誠手裡。

「雖然你年紀比我大,但是我比你早來這個家,所以這個就當作是我送給你的見面禮了。」明台小心翼翼的用雙手握住了比自己稍大一些的手,眼睛依舊直直盯著阿誠。

「這樣我可以叫你阿誠哥了嗎?阿誠哥。」


9.

如果一開始沒有關係,那就製造關係就好了。


幾年後,當他們都長大成人,開始面對那些殘酷的事實之後,阿誠總是會不斷的想起那時一直緊緊抓著自己的明台的手。

像是怕他消失一樣,牢牢的,不敢放開。


10.

阿誠最後還是沒有離開明家。

在大哥和大姐的同意下,他保留了原來的名字,只把姓氏改成了『明』。

並不是對這個名字有什麼特殊的留戀之類的,他只單純的不想如了某個小傢伙的願而已。

『阿誠哥』這個稱呼其實還挺不錯的。

明誠想著,兩條還搆不到地的小腿有些開心的晃啊晃。



*後記*

長達6個月的存稿之一 (眼神飄)

這篇其實算是自己所有的大綱之中最喜歡的一篇,只是殘廢如我不知道能完成多少⋯XD

總之會努力的www

评论(5)
热度(21)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