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

愛無邊界。專吃蘇靖/靖蘇、台誠/誠台,相關RPS與拉郎隨時有。

[蘇靖]年年有今朝之辦公室戀情


*梅總監x蕭總裁系列,ABO插件有,入內請慎入
*膩歪的傢伙最占版面了(喂)


黎綱,今年三十八歲,是個頂天立地的Beta,也是個事業有成有房有車的好青年。

照理來說這樣的人應該是會對公司有著死心塌地的忠誠心的,但是這卻是他的好友甄平最近煩惱的開始。

「再不辭職,我覺得我肯定撐不到退休。」

仰頭喝完一整杯威士忌,黎綱一邊交代酒保續杯一邊搖著杯子裡的冰塊說。

「你也不是不知道少⋯總監的個性,都這麼多年了,忍忍就過了。」

甄平拍拍他的肩,語氣有些無奈。

「這已經不是忍忍就可以的問題了,這是原則!原則問題!」

⋯不就是總監和蕭總裁又變著法在曬恩愛了嗎至於辭職這麼嚴重嗎⋯

甄平把這句話默默的放在了心裡。

身為特別助理的兩人,黎綱負責行政,他負責業務,同在一個辦公室只是最近見面的機會不多,但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原委他在來的路上就聽業務部的童路說了,只好盡責的安慰他壓力爆發的好友。

其實事情原委不過就是一張便條貼而已。

前陣子公司好不容易標到廊州國際機場的改建案,規模達兆的資金讓全公司上下都興奮不已,當然最高興的要莫過於極力推動這項專案的梅長蘇和蕭景琰兩人了。

然而標案到手並不是結束,接下來要落實檢討的設計、工程還有其他一應事務才是眾人苦難的開始。

做為技術總監,梅長蘇自然是一秉他一向的風格,永遠的站在最前線,東西南北的到處視察開會,將近一個月的連家都沒回,兩個孩子和愛人的臉都只能透過視訊短短的見上一面。

蕭景琰自然是沒有一句抱怨,只是擔心梅長蘇的身體不要出問題就好,但是從來沒有這麼久都沒見到爹地的梅泡泡和蕭牙牙就不是這樣了。

「是不是上次我和泡泡吃了把拔留給爹地的桂花糖糕所以爹地生氣了⋯」
「還是上次我和牙牙不小心把爹地要給把拔的信拿來摺紙飛機的事被爹地發現了⋯」

聽著兩個小傢伙在一左一右自然供出的犯罪詳情,最後居然還不知怎麼聯想的得出了爹地不要我們的結論,蕭景琰在轉述給梅長蘇聽的時候,兩位爸爸只覺得好氣好笑又心疼。

「有什麼打算嗎?梅大總監。」
「給我一個愛的鼓勵,保證3天後我就回家了。」
「1天。」
「⋯好。」

事實證明蕭總裁之所以能夠成為上市集團的總裁必定有他過人的御下之術與領袖風格。

兩天後江左集團的總機小姐果然看見了自家總監春風滿面的出現在公司門口,至於當天日理萬機的總裁大人為何突然請了一天病假,知曉詳情的人都十分有默契的絕口不提。

然而即使脫離了地獄般的出差行程,梅總監也只是得到了可以回家睡覺的權利,孩子們依舊見不到他們親愛的爹地,而在把拔耐心的說明下,孩子們終於了解爹地並沒有不要他們。

為了解決孩子們與他們親愛的的爹地之間的溝通問題,正好兩兄弟最近對認字很有興趣,老是纏著他們唸故事書給他們聽,蕭景琰便想到了讓孩子們寫信給爹地兼學習的好方法。只不過小孩子能認得和寫的字也有限,蕭景琰在幫孩子們傳信的時候便會貼些便條幫忙說明。

其中,最常用的就是『Like?』的便條貼紙。(說明見後記)

一開始是孩子們畫了一家四口的畫像,蕭景琰便貼了一張『Like?』,幫孩子們問梅長蘇喜不喜歡,然而自家Alpha光速般的回答速度讓他原本還感到父子情深,但是在從信封中取出圖畫的時候卻讓他耳根子瞬間犯紅。

原來他在貼貼紙時沒注意,順手便貼在了自己的圖像頭上,梅長蘇回信的時候除了給孩子們的讚美之外,還跟著故意加貼了一小段回覆在那張貼紙上—

『Love ever forever』。

不藉機打情罵俏一下當然不是只對自家Omega一人浪漫的梅長蘇,蕭景琰輕咳了兩下,便從容的將那張便條撕下來,收進抽屜,只留下給孩子們的回覆放回信封中。

他本來以為這只不過就是兩人平常膩膩歪歪的小插曲的其中一條罷了,誰知道梅長蘇十分中意那套貼紙,讓助理又買了好幾套回來,從此在每次的公文往來上便變著花樣調情,蕭景琰被鬧得受不了回擊過一次,當晚卻被搞的隔天重要的會議差點無法出席。

於是蕭總裁也只能任由梅總監繼續他所謂『加深跨部門溝通』的方法,時間久了也習慣了,卻苦了行政特助的黎綱,不僅要催著自家老闆趕快處理其他文件,還要幫忙保密兩個最高負責人之間的私人秘密,經常還要忍受梅長蘇傻笑著看著蕭景琰的回覆時喃喃自語著「景琰怎麼都這年紀了還這麼可愛」等等所有虐狗行為。

於是長久下來的壓力終於也到了像現在這樣一口氣爆發的時候。

「會好的,再忍忍吧。」甄平又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想著應該要怎麼給老闆提個醒,減輕一些好友的壓力。

另外一頭,做為一個事業成功的好男人(自稱),梅長蘇當然也是極其關心下屬兼好友的幸福的。

「景琰,你們市場部最近是不是新來了一個小助理?」
「好像是,戰英好像說過,怎麼了?」
「我看黎綱好像對她挺上心的。」

抱起含著大姆指睡著的兒子,梅長蘇走到浴室門口,看著愛人細心的替孩子擦去嘴邊的牙膏泡沫,忍不住泛起了幸福的微笑,於是蕭景琰在終於搞定小兒子並將人抱起來離開浴室時,正好對上了梅總監的一臉傻樣。

「⋯黎綱的事怎麼能讓你笑成這樣?」

蕭總裁日理萬機的智商此時完全還處在剛才還沒結束的對話之中還沒回過神,梅總監便一邊哄著愛人和自己一起將孩子們送回床上,一邊想著今晚的床上運動該怎麼進行才不會落得像上次一樣睡了三天兒童房還被孩子嫌棄自己體溫太高。

總而言之,就在所有人都沒什麼注意到的情況之下,技術情報室的黎特助沒多久便傳出了半年後結婚的好消息,熱心的梅總監還搞了一場『歡送單身』的party,地點當然是江左盟總部大樓。

抱得美人歸的黎綱自然一掃之前鬱悶的心情,開心接受著眾人的祝福的同時,一邊不忘對促成自己這段緣分的梅長蘇謝了又謝。

「欸,你家那個沒良心的什麼時候改性了的我怎麼不知道?」
「⋯我也很想知道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感覺莫名奇妙的蕭景琰回答著同樣莫名奇妙但是享受美食不遺餘力的藺晨,而多年下來的經驗則告訴他們答案不久之後便會呼之欲出了。

就在party結束的一週後—

「景琰,你覺得這款怎麼樣?」
「⋯梅長蘇,你是太閒了所以開始上網收集便條紙了嗎?」
「欸,我這可是幫黎綱和他未婚妻準備的,你難道不誇獎我一下愛護部下嗎?」
「你敢說你沒有其他私心嗎?」
「有啊,順便繼續傳紙條給你啊。」

蕭景琰的腦海中突然想起前陣子列戰英無意間說過黎特助曾經抱怨過梅總監『都不趕快處理正事一直在寫紙條』的事,再和這陣子梅長蘇突然很熱心的促和黎綱的感情的事結合起來,蕭總裁的頭上頓時出現了一長串的刪節號。

「⋯有什麼事寫微信不好嗎?」
「手寫的文字最能傳達感情,這可是你教孩子的喔。」

將人拉進懷中順便偷了個香的梅總監義正嚴辭的回答著,對自家alpha永遠都在變著法說情話的蕭景琰只笑罵了一句『強詞奪理』,便順勢投入一場愉快的深夜運動之中。

至於黎特助到底有沒有一起傳紙條,那就是後話了。



*後記*

Flag立了之後真的變成系列文了哈哈哈⋯
總之有梗就更新這樣www

這梗來自於某天我無意間發現的便條貼,然後就產生了『梅總監傳紙條打情罵俏被部下抱怨就拖人家下水一起傳紙條』的怪梗XDDDD
蕭總裁基本上是不贊成公器私用(?)的啦但是卻很樂於接受所以黎特助只能繼續苦命了XDDDD

PS 因為現在都是用手機版lof所以有興趣真相的請到我家看圖囉(笑) 就在本文下一篇w

评论(8)
热度(75)

© 水城 | Powered by LOFTER